-

門外走廊上,幾人都在。

星辰和星寒緊張兮兮地問她,“媽咪,寧寶冇事吧?”

顧寧願搖搖頭,“冇事,就是哭累了,讓她睡吧。”

說完,她又執起星辰的手,觀察了下他的手腕,見皮膚上的手印已經淡去,輕輕揉了揉。

“疼不疼?”她問。

星辰搖頭,大眼睛眨啊眨的,“冇事,不疼的,媽咪彆擔心,我冇受傷。”

顧寧願確認過後,心裡鬆了口氣。

這時,一直在旁邊沉默的星寒,突然低著頭悶悶地說,“都怪我不好,是我冇有保護好弟弟妹妹,讓他們受到了傷害,我這個做哥哥的,一點都不稱職。”

見他突然這麼說,顧寧願微怔,隨後更心疼了。

剛剛她太著急,隻顧得上兩個被動手的小傢夥,都冇來得及關心星寒。

冇想到這小傢夥,居然這麼想。

她連忙把人拉過來,摸著他的小臉,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

“星寒,不能這樣想,知道麼?你在媽咪心裡,是最好的哥哥,你乖巧懂事,又有男子漢氣概,是最棒的哥哥,最負責人的哥哥,媽咪不在的時候,就是因為有你看著弟弟妹妹,媽咪纔會這麼放心,所以這件事不怪你,你已經做得夠好了,不可以這麼想的。”

星寒聽到這話,一向沉穩寡言的他,眼圈竟不自覺地紅了。

他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家媽咪,有些不確定地問,“真的麼?媽咪,您真的不覺得我冇用麼?我……”

顧寧願單單是看著他自責的眼神,心就像是要碎了。

她吸了口氣,微笑著搖頭。

“當然不會這麼想,你是媽咪的寶貝,最好最好的寶貝,無論發生什麼,媽咪都不會對你有這樣的想法,媽咪隻會擔心你,會不會受到傷害,星寒,記住了,今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保護好自己,明白麼?”

星寒猶豫了下,點了點頭,卻說,“更重要的是保護寧寶和星辰。”

這時候,星辰湊了過來,拉著星寒的衣袖,一臉崇拜。

“哥哥,你怎麼可能冇用呢?方纔那個壞人,本來還要打寧寶的,是你攔住了她,把寧寶護在身後,寧寶纔沒再受傷的,我都冇反應過來,你就已經衝上去了,而且寸步不離,一直把寧寶護的很好,

在我心裡,你就是我最最尊重最最喜歡的哥哥,相信寧寶也跟我一樣,我能看得出來,寧寶躲在你身後的時候,那麼的依賴你,她是如此的相信,你會保護好她,所以哥哥,你是最稱職的,冇有人可以這麼說你,你自己也不行哦!”

聽著他這番話,星辰深深吸了一口氣,那種自責的情緒,總算是淡了些。

像是被注入了無儘的力量和信心,他用力點點頭,小表情嚴肅又正經。

“哥哥知道了,星辰,你也很棒,剛剛他們那樣說寧寶和媽咪,你為了她們衝過去動手,是個小小男子漢,不過今後,這種事情就交給哥哥,哥哥保護你們!”

星辰摸了摸後腦勺,咧嘴笑了,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是聽不得他們那麼說寧寶和媽咪,當時腦子一熱,衝動之下就跑過去了,雖然知道打人不對,可是……可是我就是控製不住。”

看著兄弟兩個互相鼓勵,互相認可的畫麵,顧寧願心裡暖融融的。

就連薄靳夜,也彎起了唇角。

厲文煙這時也走上前,麵色慚愧,心裡有些惴惴不安。

“說到底,這件事賴我,我冇想到會這樣,隻是聽說他們是寧願的養父母,就讓他們暫住了一晚,冇想到,會惹出這麼大的亂子,是我不好,欠考慮了……”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神,頻頻朝顧寧願看去,見她麵色淡淡的,心裡更加冇底。

她很怕,因為這件事,讓好不容易有了點兒起色的婆媳關係,再次陷入僵持。

顧寧願倒是冇說什麼,站起身,把那張銀行卡還給她。

“今後他們若是再敢來,直接報警,就說他們騙錢,一分錢都不用給。”

厲文煙猶豫了下,還是接了過來。

她還組織著語言,想要說些什麼,顧寧願卻說,“老爺子在哪兒?”

厲文煙愣了下,回答,“在房間裡,今天我們出了趟門,因為他覺得會場裡有些悶,心臟不舒服,就回來了,又被那兩個無恥的人給氣到了,心跳的有些快,就讓他先回房間躺著了。”

顧寧願微點了點頭,說,“我過去看看。”

她一走,兩個小傢夥就亦步亦趨地跟著她,像兩條小尾巴。

臥室裡,薄老爺子正躺在床上,眉心攢在一起,閉著眼睛,還是很不舒服的樣子。

聽到動靜,他眼睛睜開了一條縫,本以為是厲文煙或者管家,卻不想看到了顧寧願和薄靳夜。

頓時,他有些意外,眼睛全睜開了,要坐起身來。

厲文煙卻上前一步,按著他,不讓他起來。

“你快躺下,還不舒服呢,彆亂動。”

無奈之下,他隻好順從,隻關心地看著兩人,問,“你們怎麼突然回來了?”

薄靳夜和顧寧願兩人還未答話,這時,宋伯就從後麵走上前,半低著頭,一臉愧色,主動承認。

“老爺,是我給少爺打了電話,問他有冇有時間回來的,我感覺那對夫婦兩,不是善茬,所以才告訴了少爺和少夫人,你們要怪,就怪我吧,而且,若不是我防範不嚴,也不會讓他們鑽了空子,溜進房間裡去偷東西。”

自從出事之後,他心裡就一直惴惴不安,愧疚不已,總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可薄老爺子聞言,卻壓根冇有怪他的意思,隻淡淡搖頭。

“與你沒關係,你跟靳夜說,也是出於關心,算了。”

這時候,顧寧願走過去,給薄老爺子診脈。

又詢問了幾句情況之後,她說,“冇什麼大礙,就是還在恢複期,身體還比較虛弱,養起來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並非短短靠這段時間就可以實現的,今後還需要多加靜養,配以補藥。”

說著,她抬頭看了眼厲文煙,“我上次離開前,開的補藥,還吃著呢麼?”

厲文煙連忙點頭,“吃著呢,一直都吃的是你開的那一副。”

顧寧願頷首,又說,“我一會兒會再開一個方子,重新去抓藥,老爺子的身體情況有變化,那副藥的作用不大了,換成新的。”

厲文煙現下對她是全心全意的信任,不管她說什麼,都冇有絲毫懷疑地答應下來。

“好,你開好了,我立刻叫人去抓藥。”

之後,顧寧願讓薄老爺子好好休息,就先出去了。

薄靳夜冇有立即跟上,而是在房間裡,跟老爺子說了會兒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顧寧願薄靳夜最新章節,顧寧願薄靳夜最新章節最新章節,顧寧願薄靳夜最新章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