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以往不同的是,喝了些酒的顧墨寒現在,不太清醒,眼神充滿了侵略性。

南晚煙在他懷裡掙紮卻不敢太用力,怕出聲吵醒了小蒸餃,也怕折騰肚子裡的孩子。

她冷笑,“你隻管做夢,看我應不應你!”

還侍寢,他敢亂來試試?

她一定讓他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男人勾唇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捏住南晚煙的下頜逼迫她與他對視,那雙眼裡藏著星河,讓他一看就會淪陷。

“你這麼凶,我還是喜歡你,晚煙,這兩個月來,你真的冇有想過我麼?”

之前他不敢跟她過於親近,明明思念就像潮水都要溢位了,他卻時刻小心翼翼,怕南晚煙大發雷霆。

但現在藉著酒意,那股想念和衝動就像控製不住似的噴湧而出,**一點點侵蝕了他的神經,也讓他變得不那麼理智了。

南晚煙與顧墨寒四目相對,怎麼覺得他有點醉意,就像是一隻粘人的大狗狗。

回想到當初還在翼王府的時候,顧墨寒喝醉了在她屋子裡發酒瘋的事情。

南晚煙猛地彆過臉去,一雙手想要從空間裡找藥卻不得果,都被顧墨寒緊緊地攥在他寬厚的手掌裡。

她隻好咬牙,美眸裡泛著冷意,“顧墨寒,我給你三秒時間,從我的床上滾下去。”

顧墨寒望著南晚煙的俏臉,愣了三秒,有些委屈紅了眼。

“我不走,我要跟你睡,冇有你的這兩個月,我冇睡過一天好覺。”

“你不是也為我把脈了嗎,你應該知道,我的心裡很難受,很悶,很堵。”

說著,他輕輕拉著南晚煙的手腕,將女人柔軟又白皙的掌心緊緊貼住自己的胸口。

顧墨寒的心跳很快,胸膛也滾燙灼熱,南晚煙心驚一刹,想要收回手卻被顧墨寒用力摁住,說什麼都不放開。

她蹙眉,盯著顧墨寒鬱痛的雙眸,隻覺得心裡十分氣惱。

“你是自作自受!放手!”

失眠這種事情,誰都會有,她這個孕婦更嚴重。

顧墨寒卻不覺得自作自受,“想自己喜歡的人,再苦也是甜的,隻要你好好的,一切無虞。”

墨發垂下來耷拉在他俊臉兩旁,幽冷的聲音帶了幾分落寞,他似是在向南晚煙抱怨,又像是在對她曖昧地呢喃,“如今你回來了,我很開心。”

“晚煙,我不想,也不能再失去你了。”

那種睜開眼後的悵然若失,已經反反覆覆折磨著他兩月之久。

夢裡南晚煙的笑顏似乎能治癒一切,可每次醒來,心裡就空落落的,那種感覺比失眠更加令人難受。

南晚煙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臉頰被柔軟的薄唇親了親。

美眸一縮,她下意識地躲閃開來,卻被顧墨寒翻身壓在身下,緊緊地桎梏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