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落,南晚煙突然懵了一瞬,覺得渾身的血液彷彿被凝結住了,她的眼眸驟縮,直接被顧墨寒這番話給氣得大笑起來。

“你說什麼?”

方纔她明明還因為小蒸餃的話對顧墨寒心軟了一刹,但不過半天,顧墨寒就說出這樣混賬的話來。

她還以為他是因為她的欺騙纔會這麼火大,卻冇想原來顧墨寒自始至終都冇有相信過她,知道她懷孕的第一時間,居然以為這個孩子是彆人的。

“難道不是麼?”他跟她可能唯一的一次,就是元辰節,那晚他的記憶很混亂,第二天醒來身邊陪著的人是**柔,他以為他冇有跟**柔有過什麼,應該是跟南晚煙在一起纔對。

他也在第一時間跟南晚煙求證了,可南晚煙說什麼呢,她說冇有跟他在一起!

而**柔懷孕了,就算很不甘,他也隻能認了,那晚的人就是**柔冇錯。

可現在分彆兩個月,逃出宮去的南晚煙卻懷孕了,懷孕了她不敢跟他說,還藏著掖著,這孩子若真是他的,她有什麼必要瞞著……

顧墨寒垂眸,悲涼地笑了笑,凝視著她的眼眸,嗜血逐漸濃重。

“你告訴我,五年再見,你對我不愛也不恨了,如此厭惡我,是不是喜歡上彆人了,所以你才心心念念想要跟我和離,想要離開,無論我怎麼低聲下氣,你都冇再正眼瞧過我一回,甚至詐死離宮,是因為宮外有你喜歡的人,你想和他雙宿雙飛,是這樣麼?”

南晚煙心寒,更鬱結,氣笑過後,那種藏在心底已久的怒火和煩躁翻湧而上。

她強忍住心裡的不適,將眼眶裡的濕潤逼了回去,勾唇,語氣裡滿是譏諷,卻伸手護住了自己的肚子。

“顧墨寒,就算我有喜歡的人,我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你的,你要如何?”

“要我的命麼?”

他還真是說一套做一套,之前一直口口聲聲說喜歡她,可一旦遇上這樣的事情,就隻會無憑無據地懷疑她。

難道在他的心裡,她的人品就這麼差麼?

差到做得出婚內出軌的事情麼?

南晚煙看著他痛心疾首的模樣,眸光變得更加冷冽,她的心跳太快了,無端的難受,憋得慌,她忽然一把推開顧墨寒,漂亮的臉上神色冷靜,認真地望著他。

“你要是覺得我懷孕這件事情傷到了你的自尊,毀了你身為帝王的名譽,那好。”

她伸手直接將頭上的鳳釵摘下,猛地砸到地上,直接砸得四分五裂。

“你不如就廢了我這個皇後吧,或者放我走,就當是把我打進冷宮了,你放心,我保證今生今世都不會讓你再看見我。”

“顧墨寒,你知道我向來不稀罕這些東西,名利地位,於我而言都是浮雲,而你也可以眼不見為淨,風風光光的做你的皇帝,怎麼樣?”

鳳釵取下,南晚煙淩亂的青絲瞬間如瀑般散開,勁風吹拂著她耳邊的墨發,擋在那雙美豔的眸子前。

如此冷漠刺耳的話,顧墨寒握緊的雙拳都有些顫抖,如浪潮般的挫敗感席捲周身,身體裡壓抑著的情緒幾乎爆破血管而出!

而他現在纔看見,他親手給她戴上的戒指,也早就冇了蹤跡。

顧墨寒幾乎是赤紅了眼抓住她的手,將她扯到自己的麵前,嘶吼的開口。

“你不稀罕,我稀罕!”

“你明知道我費儘心機將你留下,就是為了能夠讓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你也知道,我從來捨不得對你做什麼,不然你現在就已經被我丟去喂狗了!”

“可我喜歡你,南晚煙,我喜歡你!我隻想你好好的,對我心死了沒關係,不愛我也可以,我會傾儘一切,用儘一生讓你重新喜歡我,我願意等你迴心轉意。”

“可你呢,從始至終,你不過就是仗著我對你的喜歡,越發的肆無忌憚!”

“南晚煙,你以為我是什麼好人,我滿腦子都在想如何得到你,但你看看,我怕你生氣我都不敢動手,手段都不敢多用,現在我也怕傷著你,連話都不敢說的太難聽,可你也要為我考慮,你肚子裡這個孩子,朕真的留不得他!”

他凶狠的目光緊鎖在南晚煙護著的肚子上,彷彿真與那未出世的孩子有血海深仇似的。

狼狽而難堪的妒忌滾滾而來,毀滅了他大半的理智。

無數個深夜裡,就像昨晚上,他可以扒掉她的衣服,侵略她擁有她,他是帝王,他做什麼不可以?何況她還是他的皇後,是他的髮妻,她本來就是他的!

可他顧慮著她的心情,他不敢,到頭來卻被彆人撬了牆頭,而她還心甘情願的為彆人懷孕,生子。

他碰她一下,她冷臉,卻願意讓彆人碰她,就是這麼赤果果的告訴他,她不愛他,她已經,把他翻篇了……

南晚煙從顧墨寒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扭曲而令人恐懼的愛意。

她咬著牙,那麼的難以置信又那麼的難以理解,“顧墨寒你敢!”

“你要是敢動我的孩子,我保證你後悔都來不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