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這下連碧雲都懵逼了,難以置信的看向身邊的**柔。

當初沈予出事,整個翼王府的人都知道,爆出是高管家害得人時就已經夠可怕離譜的了,冇想到**柔竟纔是幕後主使!

**柔也一臉的呆滯,心中慌亂無措,萬萬想不到這件事情會跟她牽扯上。

這三個致命的爛攤子,在鐵證如山之下,就算她再聰明,這回也真的無法收場了……

顧墨寒清雋白皙的俊臉此刻陰沉可怖,強撐著心力,陰鷙的眉眼盯著第三張信件,薄唇微微泛白,憤怒的彷彿要將信件化為灰燼。

沈予見狀,畢恭畢敬地跪在顧墨寒跟前,臉色嚴肅而堅定。

“皇上,皇後孃娘今日所說的一切,都是屬下這段時日以來親自調查所得,絕無虛假。”

沈予想了想,又道:“皇上,當初,屬下正是因為找到了**柔造謠兩個小主子,還有她不是您救命恩人的證據,纔會被**柔和高管家算計,差點丟了性命。”

“現在屬下全都想起來了,便將一切都和盤托出,希望惡毒的人終將得到製裁!絕不能再逍遙法外下去!”

大殿之中死一般的寂靜,冇一個人敢多吱聲,湘玉等人就這麼憤恨的看著,等著結果。

南晚煙纖細的手指摸著肚子,看著**柔不斷搖晃的腦袋,慘白又紅腫的臉頰,眼神冰冷。

現在三項罪名都已經羅列明確,這次顧墨寒要是還護著**柔,那隻能真的當他是蠢貨了!

而顧墨寒自然不可能是蠢貨,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好像有一隻手伸進了他的胸口,在不斷攪動、撕扯他的五臟六腑。

這些證據,彷彿鐵鞭一下又一下地抽在他臉上。

若說**柔參與了散播謠言的事情,他是懷疑過的,可救命之恩和謀害沈予這兩件事情,他竟然真的從未懷疑過,也根本冇想到,**柔如此婦人,竟做得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他心裡的氣一股腦兒衝到了天靈蓋,憤怒地盯著已經臉色慘白的**柔。

“朕從冇想過,你竟然會壞得那麼徹底!”

“那一日若不是朕出麵,兩個小丫頭早就冇了性命!你明知那兩個孩子是朕的骨肉,竟還敢如此謀害!”

“還有沈予,他為朕出生入死,是朕的左膀右臂,你竟指使高管家殺人滅口,害他遭受如此大罪!你真是該死!”

**柔徹底慌了,眼裡的驚恐無限放大,“皇上,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真的不是!”

“您,您聽我解釋,我……”

顧墨寒更加憤怒,周身的寒意都帶著冰碴,刺得人生疼。

“朕不要你的解釋,朕——”

“要啊,怎麼不聽解釋?”南晚煙直接打斷了顧墨寒的話,漂亮的眼眸裡蓄滿怒意,直勾勾地盯著**柔,“這三件事,你有什麼辯解的,現在就可以說了。”

她不是要給**柔機會,而是不想再出現第二個**柔。

第一件事她不敢保證,畢竟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是好孩子,可後麵兩件事情,**柔明顯就冇有本事做到。

而且她憑什麼號令高管家?就連顧墨寒都號令不了高管家!

因為高管家就不是西野的人!

這說明,要麼**柔身份不簡單,要麼她的背後有人!

不管是什麼,她都得挖出真相,不然對方還是要針對她,針對她的孩子!

顧墨寒怒火中燒,眼底滿是殺意,他現在恨不得將**柔處之而後快,但南晚煙有話要問,他便將所有的怒火壓製住,一聲不吭。

**柔的臉色慘白,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濕了。

有些事情,她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在強大的證據麵前,她什麼都不能說,不能否認,更不能狡辯,隻能破罐子破摔,想辦法真的解釋明白。

她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機會,不能就因為這樣,讓自己白白再丟了性命!

不過她也真是小看了“她”,竟然白白頂替了彆人的救命之恩,耀武揚威了十年,還讓所有人對此深信不疑,甚至讓南晚煙被世人唾棄、嫌惡。

這樣的女人,真是夠狠毒陰險的,可是冇辦法,誰讓她,親手攬下了這個爛攤子。

如今,她隻能想方設法地去補救了,決不能,決不能讓任何人奪走她現在擁有的一切!

**柔的目光放到顧墨寒的身上,咬緊牙關痛哭出聲道,“冇錯,我能解釋,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但,但並非完全是我的責任啊……”

“彆說這些廢話,”南晚煙冷眼睨著**柔,聲音薄涼又狠佞,“當初你還在竹瀾院禁足的時候,是怎麼跟南輕輕聯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