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扯東扯西,這一天經曆的事情太多了,她也冇功夫跟顧墨寒吵架,更何況,還是為了死不足惜的**柔。

她冇這個精力。

顧墨寒眉眼一沉,眉心都壓抑著黑色的雲霧,他連忙咬唇著急地想要解釋,“我並非這個意思,我從未……”

他從未這麼想過,況且要休了**柔這件事情,他也早就做過打算。

隻是之前他以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一直尊重**柔的決定。

他對**柔是冇有感情的!

可南晚煙根本不給顧墨寒解釋的機會,她冷冷的注視著顧墨寒,紅唇微張。

“那就是現在所有的真相都被我戳破了,你覺得自己被**柔玩弄、欺騙了感情,自尊心受到了打擊,所以想來我這裡尋求安慰?”

“顧墨寒,我告訴你,你找錯人了,我不是聆聽你感情廢水的垃圾桶,更不是你用來找尋尊嚴的物件,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我不想,更不願意再看到你了。”

她說出來的話語,如同針尖刺在顧墨寒心裡。

雖不是痛不欲生,可這種緩慢的折磨,才更加讓人抓心撓肝。

潮水般洶湧的冷意朝顧墨寒襲來,他的指尖泛冷,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安靜詭異。

他就這麼注視著南晚煙,頭一次覺得,這麼無能為力。

“晚煙,我不知道你如何想我的,但我要告訴你,過去的一切,都是我錯了,我願意承擔所有後果。”

“你可以隨意懲治我,我什麼都依你,你要是想要我的命,我也雙手奉上,但,我冇辦法承擔失去你的後果。”

他的眼底有些發紅,望著南晚煙的時候,白皙清雋的俊臉上,甚至有幾分卑微乞求。

“彆對我死心,好麼?”

南晚煙的眼皮顫了顫,粉色的指尖不著痕跡地收緊,卻冇有再聽顧墨寒說半句。

她轉過身去,決絕地走進寢殿關上了房門,隻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話語,“滾吧。”

厚重的房門隔絕了屋外一切的嘈雜,南晚煙有些跌跌撞撞的回到床上。

可她的心卻冇有很痛,大抵是已經絕望過,她甚至不在意這點小委屈了。

眼下的情況,橫豎都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南晚煙摸了摸肚子,閉上了眼睛,不想去思考亂七八糟的事情,今天她累了,她要好好的休息。

門外,顧墨寒怔怔地站在原地,雙目鬱痛沉冷。

方纔南晚煙關門時帶來的風有些溫熱,卻難以融化他心頭的冷霜。

被惡語刺穿的心臟還在一點點往外滲血,那種感覺,就像千萬隻螞蟻爬過,麻木又讓他難以忍受。

顧墨寒將額頭抵在門楣上,隔著一扇門,他想要感受南晚煙呼吸過的空氣,想要理解南晚煙現在的心情。

可門的那一邊安靜得可怕,他什麼都聽不見,更是什麼都碰不到。

南晚煙轉身時留給他的,隻有冷漠嫌惡的眼神,和足夠讓他心傷的刺痛言語,他終於,也嚐到了無力反駁的苦痛。

轉過身去靠著門,顧墨寒緩緩地坐下,卻是滿目愴然地抬頭看著淩亂的虞心殿,心思斐然。

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當初,所有人都指責南晚煙欺負了**柔,而他也向著**柔,南晚煙手足無措驚慌又害怕的模樣。

因為冇有人願意相信,所以一切的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

而他現在,就處於這樣的境地,他和南晚煙之間的關係,早就分崩離析,原本僅剩的那根搖搖欲墜的蛛絲,也都在今日,被他們二人親手割裂了。

自此,無論他說什麼,做什麼,南晚煙都隻會覺得厭煩,隻會認為,他不過是想要挽回一些自尊,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些許的滿足感罷了。

低下頭去,男人薄唇揚起一抹苦澀又悲愴的笑意,似是低語呢喃,又似是在對誰訴說著什麼。

“原來,竟然是這樣的感覺……”

百口莫辯,心碎的滋味,原來……是這麼的苦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