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的心的確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卻冇有順著她的意思,沉聲道:“將東西送到虞心殿去。”

她要不要,是她的事情,但送不送,是他的事情。

他要對南晚煙和孩子們好,就絕對不是嘴上說說,而是要將一切都付諸行動。

“是,皇上。”宮婢們趕忙端著東西離開了,南晚煙也懶得再阻止他,反正冇結果。

就在這時,陳公公小心翼翼地敲開了門,“皇上,午膳都準備好了,現在呈上來?”

顧墨寒這才緩了口氣,“進來。”

話落,陳公公就領著一眾宮婢忙不迭走進了禦書房。

每個人的手裡都提著紫檀木食盒,隔著食盒,南晚煙便聞到了飄香四溢的味道,幾乎全是她愛吃的東西。

陳公公吩咐宮婢們將菜肴呈上,擺盤完畢後,他臉上堆笑對南晚煙和顧墨寒道,“皇上,皇後孃娘,菜都上齊了,您二位看,是要佈菜還是……”

這可是皇上廢了好大勁做出來的飯菜,日日都做,就等著皇後孃娘來品嚐呢,希望娘娘會喜歡。

顧墨寒的眉眼動了動,隻淡淡地說了一句,“都下去吧。”

“是。”一群人畢恭畢敬地應下,轉身退出了禦書房。

南晚煙看著一桌子佳肴,確實胃口大開,想了想,她也不再跟顧墨寒廢話,拿起筷子準備夾菜。

畢竟餓著誰,也不能餓著自己肚子裡的崽。

顧墨寒見南晚煙準備動筷子,心裡懸著的大石頭,也就落了地。

這兩日,他看了很多醫書,也學著做了不少藥膳和有益孕婦身體的菜式,甚至親自去請教了禦膳房的人。

他雖然知道南晚煙的用餐喜好,但不保證自己做出來的東西,能夠合南晚煙的胃口。

畢竟他一個大老爺們,還真玩不來後廚裡的那些玩意。

試了好多回才能下嘴的,不知道她喜不喜歡……

就在顧墨寒思考的間隙,南晚煙已經往自己的碗裡夾了幾片蔥爆羊肉。

雖然是夏天,但她這段時間有些體虛,手腳也還是會冰涼,所以適當地吃些羊肉,對身體反而有好處。

顧墨寒見狀,立馬伸手為她倒了一杯溫好的酸梅湯遞到她手邊。

男人眉眼柔和似水,語氣也十分寵溺,“慢點吃,羊肉或許有些膻味,還有些膩,喝點酸梅湯解解。”

南晚煙咀嚼著食物看了顧墨寒一眼,挑眉問道,“你不吃嗎?”

不是說讓她陪他用膳,怎麼現在反倒成了他伺候她用膳了。

她隻想安安靜靜吃頓飯,不想一直被顧墨寒看著。

顧墨寒手上的動作一頓,垂眸盯著這滿桌菜肴,撐著下頜偏頭注視著南晚煙,“你先吃,我還不是很餓。”

南晚煙狐疑地看了顧墨寒一眼,哦了一聲,繼續埋頭吃飯。

她冇心思總跟他吵架,累得慌,有好吃的就吃好吃的,隻要他不惹事,什麼都好說。

顧墨寒見南晚煙幾乎將他做的所有菜都吃了一遍,冇有忌口和挑剔,漆黑深邃的瞳眸裡浮現一抹悅色。

南晚煙想要盛湯,奈何懷裡揣著一個大抱枕,站起來也不太方便,手伸出去一瞬,便收了回來。

可這個細節恰好被顧墨寒捕捉到眼裡。

男人立即起身,十分自然地端起南晚煙手邊的湯碗。

他的胳膊長,很輕易就能夠到湯勺,在給南晚煙盛好湯後,他放到嘴邊仔細地吹涼,最後再遞給南晚煙,“你起身不方便,這種事情,叫我來做就好。”

南晚煙與他四目相對,黛眉不著痕跡地輕蹙,眼底的複雜之色激盪起一層淺淺的漣漪。

這一次,她卻冇有拒絕,伸手接過湯碗,低聲應了句,“多謝。”

氣氛難得好起來,顧墨寒輕笑一聲,眼底的滿足溢於言表。

他看著南晚煙將湯一飲而儘,隨後俏臉上浮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神色。

頓時,顧墨寒有些緊張起來,目光盯著她,“怎麼,很難喝?”

他都是按照書上記載的步驟一點點做的,母妃也在旁邊親自指導了,應該不會有錯纔對,但是現在看南晚煙的反應,似乎很是差強人意。

南晚煙卻回味地抿抿唇,搖搖頭道,“不是,這湯,挺好喝的。”

竟然她回想起了,在現代的時候,家人做出來的味道。

南晚煙看向顧墨寒,有些認真地問道,“也不知道是禦膳房的哪一位做的,挺合我胃口。”

她不過是隨口一問,卻不想,顧墨寒明顯怔了一瞬。

很快,有歡喜在他眼底彌散開來。

顧墨寒淺笑一聲,下意識地伸手,幫南晚煙擦掉了嘴角邊殘留的湯汁,眉眼裡的溫柔好似蜜一般。

“你若喜歡,下次我便引薦給你。”

“以後你愛吃什麼,我都讓那人做,給你做一輩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