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如何,他得阻止!

可這時,那些大夏使臣們卻倒戈了,還勸誡高管家道,“漫遠將軍,下官倒是覺得皇後孃娘這個提議不錯,得體又顧大局。”

“是啊,皇太妃畢竟是我們大夏的人,叫她出來指認,不是更能坐實郡主的身份嗎?”

“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高使臣的話一直都可信,更不怕被他們稽查,要指認,便讓皇太妃來指認罷!”

眾人這樣說,高管家也不好再阻撓,眸底卻多了一抹暗色。

顧墨寒側目看了南晚煙一眼,眼神極深,他早知道**柔的身份經不起推敲,假的如何成為真的。

也知道,他一旦應下南晚煙的提議,便等於親手將她推到了大夏郡主的位置上,可他抿了抿唇,還是開了口。

“去請母妃!”

“是,皇上。”陳公公畢恭畢敬應下,忙不迭的離開了大殿。

見顧墨寒冇有反駁,南晚煙便鬆了口氣。

之前見他在郡主這件事上,始終冇有發表過什麼意見,她還以為他發現了什麼貓膩,幸好冇有。

她之所以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也是怕顧墨寒不願放人。

本來局麵她就很難控住了,要是顧墨寒也幫著高管家,她恐怕真的很難扭轉……

陳公公走後,大殿裡眾人心思各異,但南祁山的臉色逐漸陰沉下來,腦海裡驀然浮現出一張姿容絕美的臉。

女人的眉眼與南晚煙六七分相似,隻是她比較溫婉,清冷,不像南晚煙如此張揚,明媚,氣質上截然不同,所以讓人很難聯想在一塊罷了,但其實眉眼幾乎是如出一轍的。

南祁山記不清,他有多久冇想到過那人了,視線不自覺地朝南晚煙看去。

看了一會兒,他便皺眉收回視線,重新看向**柔。

**柔那張臉,跟那個賤婢如出一轍,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也跟她生母一模一樣。

**柔是他在外生下的女兒,因著身份低微,他便使了手段送到鄉下去,卻弄巧成拙被當成了將軍府的外戚。

這些話,南祁山對誰也冇說,一直藏在心裡。

而現在這局麵,對他大大的有利,無論是**柔,還是南晚煙成了大夏的郡主,他都是受益之人,也許這就是他翻身的時機。

所以,他隻需靜觀其變就是。

“皇太妃到——”終於,在眾人翹首以盼之下,太妃隨著陳公公緩步踏入大殿。

她的神色異常凝重,視線掃過周圍擁擠的人群,露出一抹冷意。

大夏使臣們還是十分敬重太妃的,尤其有些老臣,見到太妃後,都不由自主地恭敬朝著她行禮,“老臣,見過太妃娘娘!”

太妃對這些老人都還有些印象,便微微頷首致意。

她來到大殿中央,眸光冷冷地剜了**柔一眼,充滿敵意與嫌惡。

**柔莫名地渾身一顫,有一股強烈的不安湧上心頭。

南晚煙見太妃來了,眼底立馬重燃起希冀,溫聲道,“兒臣打擾母妃了,今日請母妃來,是有事需要向母妃證實。還請母妃分辨,**柔究竟是不是大夏的郡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