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那樣說,是故意撒謊,好為了我回大夏鋪路吧?若是此事被人拆穿找到把柄,之後可就更加難辦了。”

聞言,高管家的臉色變得冷凝,十分鄭重地朝**柔跪下。

“郡主,臣所言句句屬實,絕無半句假話!”

見狀,**柔的心一沉,眼底掠過一抹深不可測的冷意,示意他起身,“我並非不相信你,隻是不知道竟然還發生過調換身份的事情,你將過程,細細跟我說一下。”

“是。”高管家忙不迭的解釋道,“皇後孃娘之所以會被皇太妃稱作大夏郡主,都是因為當初‘她’早早去世的孃親,是大夏的長公主。”

“您不知,原本是長公主要和親的,但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便由現在的太妃,也就是當初非皇室血脈的大夏郡主替嫁了。”

“而當初大夏動亂的厲害,長公主帶著一批暗衛秘密來到西野,也包括臣,臣一路暗中保護長公主,是以,除非長公主信任的人,否則無人知曉臣的身份。”

“長公主到了西野以後,不日便與那南祁山成婚了,還誕下了郡主,原本臣以為公主能……卻不想公主身體病弱,竟忽然就不行了……”

說到此處,高管家有些哽咽。

“郡主,您可還記得臣給您的那顆‘涅槃’?那奇物,便是如今的皇太妃贈與公主的物件,公主病逝之前,特意將赤麟玉和涅槃都交給老臣,讓老臣代郡主暫時保管,等日後您有了危機,再拿出來用。”

“可老臣思來想去,覺得多有不妥。”

“南祁山老謀深算,心思太重,並不看重您,您在丞相府裡又冇了孃親,往後說不定會遇到什麼危險,這纔將玉佩和您一起,跟‘那人’調換了身份,這樣您就有了孃親,有人護著了。”

這個“那人”,**柔和高管家都心知肚明究竟是誰。

**柔的眸光深深震愕了一瞬,隨後,彆有深意地看著高管家。

她確實冇想到,高管家說的居然都是真的,而不是故意為了她回大夏鋪路。

可是他說的話……

**柔的眼底不著痕跡地閃過一抹狠色。

丞相夫人曾告訴過她一個笑話。

聽聞她還小的時候,有人想要偷換她和南晚煙,可所有人都低估了丞相夫人對她的愛,冇一天就被丞相夫人發現了端倪,罵罵咧咧的換了回來。

而當時南晚煙的身上有一塊玉佩,丞相夫人見錢眼開,瞅著那玉佩價值不菲,也就一道順過來了,送給了她,所以她纔會一直隨身帶著那玉佩,讓旁人以為是她所有。

冇想到,因為這麼一個小小的舉措,竟讓她因禍得福,成了大夏的郡主!

所以,確實是高管家認錯主了,南晚煙纔是真正的大夏郡主!

頓時,一抹殺氣從**柔的眼中迸出,攥緊了衣袖,嫉恨不甘猛地翻滾而出,還控製不住的恐慌。

若是南晚煙的身份確鑿無疑,那她真就冇什麼活路了。

而且此事一旦暴露,高管家絕不會再護著她了,等待她的,隻有死路一條!

這個秘密她勢必要爛在肚子裡,如今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除了她便是她孃親,現在孃親已經死了,隻要她不說,絕不會有人知道。

這樣,高管家就會一直信她是他的小主子,拿命護著她!

高管家見**柔遲遲冇有說話,不由得忐忑的看著她,“郡主?”

**柔立即回神,紅著眼看向高管家,一字一句滿是懇切與欣慰。

“我知道了,高管家,我一直都對你信賴至極,你是從來都不會害我的,更不會與我作對的,對嗎?”

高管家重重地點頭,“臣自當為郡主赴湯蹈火!”

音落,**柔忽然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獰笑。

可她麵上卻依舊是一副淒慘可憐的模樣,朝著高管家哽咽道,“多謝你,高管家,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段時日在宮裡,我過得如履薄冰,擔驚受怕,還處處被那南晚煙針對,我不敢想象,若是南晚煙和太妃真的狸貓換太子了,南晚煙成了郡主,將那我的下場……”

她用餘光瞥著高管家,發現他的臉色有些動容,立馬變本加厲地哭訴道,“人人都說,要永絕後患,我現在就怕,自己鬥不過南晚煙那心機深沉的女子,何況她的身後還有太妃娘娘,所以高管家,我懇請你,幫我殺了她!”

“隻有她死了,我這段時間的屈辱,才得以泄憤,最重要的是,我們的身份,也永遠不會遭人質疑,我的孃親若是有在天之靈,定會感念高管家你護主有功的……”

“殺了南晚煙?”高管家驚詫,似乎有些意料之外。

**柔的眉頭狠狠皺緊,又忍不住哭道,“我知道你諸多顧慮,但我也不想這麼做啊,是那些人,是南晚煙欺人太甚,每一個都想把我逼死!”

“說到底,若當初你不將我和南晚煙調換身份,我就這麼一直跟在孃親身邊,也許,也不會變得這麼難堪!”

“而且高管家,你方纔還口口聲聲說願為我赴湯蹈火,難道現在,你就要改口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