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輪到顧墨寒問她?

姦夫都已經是假的了,他有什麼好問的?

南晚煙臉色不悅,甩開他的手。

“常輕揚是幌子,這件事都已經水落石出,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顧墨寒冷冽看了湘玉一眼。

湘玉抿唇,在南晚煙“冇事”的眼神安慰下,離開。

王妃纔剛倖免遇難,不會又要被王爺給……

湘玉一走,所有下人都退了下去。

顧墨寒不過是想問,今日之事南晚煙還有何要說,那個突如其來的姦夫也好,過去的事情也罷。

可誰知他一開口,竟然變成了——

“說,你的初次,到底給了誰?!”

顧墨寒問完自己都愣住了,眸底深處有著幾分說不清的醋意和嫉恨。

該死!怎麼問的是這個!

他是豬嗎?

初次?

南晚煙一臉大寫的懵逼。

她還以為顧墨寒會追問她姦夫的事情,結果現在重點居然在初次?

她黛眉擰成一團,“我……”

顧墨寒其實也不知道怎麼就鬼使神差問了出來。

他甚至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在意這個女人的初次,明明五年前他碰南晚煙的時候,隻覺得臟。

現如今,既然他都問出了口,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頂,“你什麼?說不出來?你究竟有多少野男人!”

一旦想到這女人會和彆的男人纏綿悱惻,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南晚煙就是想說也無濟於事,因為她絞儘腦汁怎麼都想不出來。

原主的記憶基本上她都有,可偏偏這一段,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讓她無從找尋。

顧墨寒看南晚煙難以啟齒,遲遲不肯開口,怒極反笑。

“你這麼為難,是不是想編,說你的初次給了本王?!”

“本王碰你那次,你的守宮砂早就冇了,你跟本王……也冇有落紅,碰你的男人絕不是本王,你就是給了彆人!”

這件事情上,關乎到男人的尊嚴。

顧墨寒那股無名的佔有慾,侵占了他的全身心,讓他煩悶又憋了好大一團火。

南晚煙氣惱,但是她的確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因此隻好用醫學上的知識解釋。

“顧墨寒,給你普及一點知識,不是每個女人都會在初次有血的!”

“處女膜,就是元紅!元紅的破裂有很多因素,或許是因為撕裂,或許是自然脫落,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話音剛落,南晚煙才猛然後悔,她跟顧墨寒說這些乾什麼,他又不會信。

果不其然,顧墨寒墨瞳半眯。

他咄咄逼人靠近南晚煙,將她禁錮在雙臂間。

“你還想欺瞞本王?南晚煙,就算你說的有道理,但你嫁給本王的時候,已經冇有了守宮砂!”

“這可是當年隨你入王府的丫鬟親口說的!嬤嬤也為你驗過身!你又要如何解釋?”

南晚煙頓時蹙眉。

“說什麼你都信,守宮砂這個東西和滴血認親一樣,根本就不靠譜!”

守宮砂?那玩意兒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也就古代人把它看的神乎其神。

但顧墨寒口中的丫鬟讓南晚煙抓住了關鍵。

她依稀記得那個丫鬟被顧墨寒發賣了。

她是不記得原主的情況了,但或許利用這丫鬟,她就能夠知道原主的第一次到底給了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