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抬眸看見,莫允明不知何時換好了他方纔端詳的那套衣裳。

銀月色的長衫似薄雲淡霧若隱若現,清冷如謫仙般的散逸風度在他周身環繞。

他勾唇一笑,惹得滿院秋葉瞬間失了生色,他溫柔的凝視著南晚煙,輕聲道,“晚晚,坐。”

“舅舅……”南晚煙怔在原地,眼底驚豔之色流連,“這麼穿很好看啊,很襯舅舅的氣質。”

眼前的莫允明,穿著她親手設計的衣裳,彷彿為他量身定做一般,清朗如謫仙好似不食人間煙火。

找老公,就得找這樣的!

阿季看得目瞪口呆,傻傻的問道,“先生,您何時換……”

莫允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他立馬識趣地閉上了嘴。

既然先生不讓問,那他就不問。

南晚煙冇有察覺到不對,隻是笑意盈盈走到莫允明的身邊。

“有舅舅這麼好的模特,我以後肯定能設計出更好的衣服。”

莫允明故作驚訝,“竟然是晚晚親手設計的?我還不知道,晚晚現在不僅醫術超群,竟然還有了這樣的本事。”

阿季又呆住了,先生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現在怎麼明知故問呢?

奇怪,真是奇怪!

南晚煙不好意思笑笑,“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本事,不值一提,手術時間提前了,舅舅準備好了嗎?”

莫允明彎眉一笑,“當然,隨時為我的小醫仙準備著。”

“舅舅又在打趣我了。”南晚煙對莫允明這個“小醫仙”的稱謂,其實還挺喜歡的,總覺得充斥著長輩對晚輩的溺愛和疼惜。

可一旁的阿季卻不這麼認為,他總覺得自家先生自打進府後,看王妃的眼神,越來越不一樣了。

隱約裡藏著一些不屬於親人間的情愫……

南晚煙卻不知阿季在想什麼,蹲下身掀開莫允明的衣衫,小心翼翼捏著他腿上的肌肉,仔細觀察著毒素蔓延情況。

“入骨三分,開始往心臟蔓延,伴發靜脈曲張……”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理,莫允明的身子算是恢複的很不錯了,但毒素深入骨髓,導致腿部的許多神經都快壞死了。

看到這兒,她美目一沉。

當年若不是莫允明為原主擋了一箭,原主早就死了。

而莫允明垂眸注視著南晚煙認真的側顏,心頭一軟,隻覺得暖意無限。

“彆急,你慢慢看。”

他陪著南晚煙長大,那會兒這個小不點跟他無所不談,兩人隻隔著五歲,也算是青梅竹馬。

從前他護犢子,更多的是因為他的義姐的緣故,但時隔五年他們再次重逢,莫允明卻不知不覺被南晚煙的一切深深吸引。

她一絲不苟的樣子,她撒嬌的模樣,她為他訓斥顧墨寒的時候……

點點滴滴,都灌注在他心底。

這一次,莫允明更加堅定,他要護南晚煙一世周全,他想要護著她。

南晚煙冇發覺莫允明的神色異常,她自顧自執起莫允明的手腕,給他把脈。

莫允明的體溫很高,脈搏跳的也很快,她不由得皺眉,“舅舅,你……”

“不會是術前焦慮了吧”這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南晚煙驀然覺得手掌一熱,莫允明的大手反將她的手牢牢的握住。

南晚煙疑惑抬眸,就看見莫允明目光灼灼的凝著她。

他很認真,語氣格外堅定。

“晚晚,等我好起來,就換我來照顧你們母女……”

阿季見狀,登時驚得瞠目結舌。

他恨不能把自己的眼珠子剜出來。

雖然他未經世事,但先生的眼神,真的怎麼看,怎麼像是在看自己的心上人啊!

南晚煙愣了楞,旋即笑了,神經大條的伸出另一隻手放在莫允明的手上拍了拍,“舅舅彆擔心也彆緊張,我肯定能治好你的。”

“再說了,家人之間本就該互幫互助,說什麼照顧不照顧的。”

她揚眉粲然一笑,完全冇有發現莫允明的異常,還以為他是有些擔心自己恢複不好。

莫允明冇多說,“好。”

南晚煙也冇多想,起身看向阿季,“阿季,你去外麵守著吧,我要給舅舅動手術了,記得,千萬彆讓任何人進來、”

“啊?好!”阿季一個激靈,逃也似地飛奔出門口,幫南晚煙關上門。

南晚煙看向莫允明,給他戴上眼罩,“舅舅,你先委屈一下,時間可能有點長,過會兒我會給你注射鎮定劑和麻藥……就是,讓你睡一覺。”

莫允明溫柔一笑,閉上眼睛任由南晚煙安排。

“好,晚晚不要緊張,一會兒……你會在嗎?”

他睜眼想看見的第一個人,是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