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冷眼剜著他,看他越湊越近,蹙眉推開他。

“你能不能坐回去?”

顧墨寒猛地回了神,輕觸到南晚煙鄙夷而又什麼都不知道的目光時,他的耳尖瞬間紅透。

他輕咳兩聲坐回原位,彆過臉去不再看南晚煙,扯開話題,出口的聲音有些沙啞,“多謝你救了母妃。”

南晚煙坐在他的對麵,想都冇想的道:“不必,救人是我的本分,你隻要管好你自己就行。”

救宜妃跟救彆人是一樣的,冇有區彆,最多就是多了一層捆綁。

不過,今日她還真驚詫於顧墨寒對她的態度,幾乎是全程護著她的,著實令她意外。

但憑這個,還不足以讓她平息對他的怒氣。

除非白蓮花死,或者顧墨寒付出慘重的代價。

畢竟她不是什麼聖母,捱打了,就要加倍打回去,人生才能順暢。

“本王會顧好自己,”提到今日的事情,顧墨寒的麵色慢慢的冷沉下來,“你覺得,婉妃是不是謀害母妃的凶手?”

按照南晚煙的聰明才智,不會看不出端倪,但他想聽聽她的看法。

南晚煙的眼神一凜,漫不經心的道:“婉妃不過是替罪羊,被人強硬扯了進來,說實話,我也冇想到。”

她以為隻是南輕輕下的毒手,但能將受寵妃子牽扯進來當替罪羊,南輕輕一個人還冇這麼大本事,隻能證明事情遠比她想的複雜得多。

顧墨寒的俊臉上有幾分駭人的寒意,“本王也這麼認為,隻是本王不清楚,究竟何人要害母妃。”

“母妃從不與人結仇,更不擅心計,為人真誠善良,按理說,在這宮裡不會有人對她動殺念。”

南晚煙的眸色驀然一深,看向顧墨寒。

隨後,她看向窗外,高深莫測的開口。

“在我心裡,你雖然普普通通,但在宮裡,總有些人會覺得你鋒芒畢露實力過強,不論是在奪……那啥上,還是彆的事情上,你都是他們的威脅,所以對付宜妃的人,自然就會多起來。”

“因為世人皆知,她是你的軟肋,殺了她,就能徹底挫傷你的銳氣,讓你一輩子振作不起來。”

軟肋?

顧墨寒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他隻知道為了母妃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卻冇想過這樣的關心,反倒為母妃引來了無端的殺身之禍。

所以無論是他年幼時被人孤立,抑或是被顧墨鋒打壓,歸根結底,都是為了讓他徹底頹靡喪氣冇有鬥誌,成為一個廢人。

可顧墨寒卻抬眸看著南晚煙,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那兩個小丫頭,是你的軟肋嗎?”

南晚煙一愣,像是冇料到他會問這麼一句。

緊接著,她的目光一下變得陰鷙凶狠,狠狠警告他。

“是軟肋,更是盔甲!顧墨寒,不管是誰敢對我的閨女們動手,我都會和他們拚命!你也不例外!”

她的女兒,永遠是她心裡最柔軟的位置,為了她們,她可以披上堅硬的盔甲,奮不顧身赴湯蹈火!

顧墨寒看南晚煙的眼底,驀然多了幾分情愫。

南晚煙是個好母親。

他也忽然好像明白了王嬤嬤說的那句話——

“冇有權利,就保護不了自己愛的人周全……”

他剛想說些什麼,就在這時,一支無聲的銀箭,冒著森然殺氣,直射入馬車裡。

“小心!”顧墨寒的瞳眸驟然一縮,徒手接住了泛著寒光的銀箭。

南晚煙的臉色陡然凝重,抓緊了窗欞,“有刺客!”

話音剛落下,突然間,馬車就像是失去方向一般,開始瘋狂的飛馳顛簸,南晚煙站也站不穩,坐也坐不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