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兒,南晚煙有些難掩興奮。

於風看到南晚煙這個樣子,也跟著麵露喜色,似乎想到什麼,提醒道。

“王妃,花朝節一過,再過六天,就是王爺的生辰了。”

王爺和王妃的感情素來不和,但昨晚是個突破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王爺其實是在乎王妃的。

倘若王妃願意為王爺慶生,到時候再說兩句軟話,王爺興許能完全放下心中的仇恨,跟王妃好好過日子,到時候再給兩位小主子,添個弟弟妹妹,日子可就和和美美了。

顧墨寒生辰快到了?

南晚煙明媚的眼眸微微動了下,“**柔怎麼樣了?”

她曾說過走前要送給顧墨寒一份大禮的,以饋贈顧墨寒之前的各種虐待,以及**柔,她都要走了,怎麼能讓這朵小白蓮活得肆意。

等她今夜拿到和離書,就組個大局,給**柔喂真心丸,讓她好好在顧墨寒的麵前,真情流露一下。

於風都冇料到她會突然扯開話題,反應過來後,才恭敬道,“雲側妃的情況不太好,聽說昨日上午她去找過王爺,可回竹瀾院的時候,臉色便很難看,之後便一直臥床休息。”

“臉色難看?”南晚煙挑眉疑惑,俏臉上閃過一絲詫異,“怎麼會?”

顧墨寒向來護犢子,尤其是對**柔。

**柔去找他,想也不用說肯定要搞事,或者告告狀。

而且**柔不告狀,她也不相信顧墨寒一點訊息都冇聽見,她都快把他的白月光虐死了,也把將軍府的人打了個半死,可顧墨寒這次怎麼一直冇替**柔出頭,也冇想著來罰她,甚至在她的麵前隻字未提……

奇怪。

於風看到南晚煙一臉複雜疑惑,小心翼翼的道,“王妃,屬下說的句句屬實,冇有編排和添油加醋,側妃的確是……是不太好。”

南晚煙被他的聲音拉回神,勾唇朝他淺淡一笑。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帶兩個小丫頭去用早膳。”

她現在管不了那麼多,就等著今夜能夠順利和離了!

但今晚估計不會太平,她要先發製人。

想罷,南晚煙在於風的注視下下,開開心心地跑去找兩個小丫頭用膳,用完膳還得找舅舅道歉呢。

溪風院裡。

顧墨寒身著一襲青金色長袍,領邊鑲了一圈黑色兔絨,眉目俊朗,矜貴之氣溢於言表。

他坐在桌邊,手指反覆點在桌麵上,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

沈予恭敬地站在他的身邊,聲音低沉有些擔憂,“王爺,老餘那邊應該是都辦妥了,皇上親自下令將那個武狀元革職查辦。”

“但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皇上召您和王妃進宮,屬下擔心,今夜暗潮湧動。”

顧墨寒心不在焉的抬起手指,重重敲在桌麵上,狹長的眸子緩緩睨了沈予一眼,冷冰冰的,還帶了幾絲壓抑。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什麼。”

這件事情他既然讓老餘去做,那就是不怕顧景山找麻煩。

比起這個,他煩躁的是——

皇帝讓他們進宮,那就意味著,南晚煙可以跟皇帝提要求了……

沈予從進屋起就看出顧墨寒心情不佳,尤其是奉公公帶著太醫來的時候。

顧墨寒那張臉雖然已經極力剋製,但偶爾還是露出一抹危險的淩厲。

他以為顧墨寒是因為皇帝和奉忠權先前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令人寒心的事情,纔會這麼不悅。

沈予小心翼翼的多問了句,“王爺,您是不是還在生氣?如今軍權在握,皇上也不會再輕易廢了您。”

顧墨寒態度冷淡,“不是。”

“王爺冇生氣就行,生氣讓人不理智,今晚還得好好麵對一些豺狼虎豹呢,”沈予神經大條,長歎一口氣,似乎想到什麼,“也不知道王妃今晚會跟皇上提什麼要求,屬下總覺得,王妃想走……”

他也知道南晚煙跟皇帝的約定。

今夜進宮,南晚煙必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而他的第一直覺告訴他,南晚煙已經待不下去了。

話音剛落,顧墨寒剛端起的杯盞,瞬間化為齏粉。

屋裡的氣氛瞬間冷凝,嚇得沈予一顫,“王,王爺……”

顧墨寒擰眉,修長的五指攥成一團,那雙冷銳的眸子帶了幾分陰鷙,聲音清冽而篤定。

“南晚煙,她走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