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不罰白蓮花,可她得乾點事,不然這口氣順不下去了。

南晚煙在想事情,江如月看著南晚煙那張似笑非笑的臉,有些猜不透她要做什麼。

**柔和南晚煙最不對付,可現在南晚煙卻要為**柔解悶,關係如此好了嗎?

正想著,江如月就看見**柔來了,神色有些蒼白,而且就站在院外,甚至有打道回府的意思,她忙道:“雲側妃終於來了,怎麼站在院外不進來?”

**柔還在思考南晚煙今日舉動,覺得事情一定有詐,果不其然,剛到湘林院就看見了好多長舌婦一般的官家小姐。

她立即想走,卻被江如月叫住,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也包括南晚煙的視線,她幽幽的朝**柔看去,“側妃,怎麼不進來?”

**柔的腳步瞬間頓住了,眸底有一閃而過的冷色。

該死的南晚煙,她到底想做什麼?!

她皺眉忍下,轉身和藏花一起走進院子,嬌美而有些蒼白的臉上帶著笑意。

“回王妃,妾身方纔看到院子裡這麼多人,還以為是走錯了。”

江如月有些疑惑地開口,“怎麼你不知道嗎?今日王妃可是專門為了你,請了我們來給你解悶呢!”

**柔在江如月的身邊坐下,保持微笑。

“我知道,隻是冇想到,大家都來了。”

說著,她驀然看見南晚煙的脖子上,有個分外顯眼的咬痕,如此顯目清晰,可見顧墨寒昨晚有多用力……

她的瞳孔驀然一縮,突然笑不出來了,嫉妒憤怒而痛心地咬著下唇,緊緊絞著衣袖。

她一番苦功為彆人做了嫁衣,平日裡連跟吻都得不到,可南晚煙卻總是那麼有機會和顧墨寒親密。

真是該死!

南晚煙冇出聲,有這群人在,她隻需要磕著瓜子看戲就行。

果真,江如月瞥著**柔臉色不好,立馬找到了話題,故意跟身邊人道,“我看雲側妃的臉色不太好,莫不是昨日翼王生辰,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這話,一字不落地撞進本就難受傷心的**柔耳朵裡。

她當即像是被人千刀萬剮般,嘴唇發白,勉強地笑了笑。

“江姑娘說的是什麼話,王爺的生辰怎麼會有不好的事。”

“我隻是這幾日冇有休息好,身子抱恙罷了。”

南晚煙差點冇憋住笑出聲來。

她不緊不慢地開口,“側妃身子還抱恙?可本王妃明明記得,昨日在王爺麵前,你說你的身子已經養好了,還能和王爺圓——”

“王妃還是多喝點茶吧,昨日是妾身自以為身子好了,但其實並冇好。”眼看著南晚煙就要把昨天的事情抖出來,**柔連忙將話頭壓了下去。

江如月看這二人你一言我一語,明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瞬間被勾起了好奇心。

她舔舔唇,一臉興奮地模樣,“還有這樣的事情?那可真是王府裡的府醫醫術不濟,這怎麼能行,雲側妃這身子要是養不好,又如何能跟王爺要上子嗣呢?”

江如月這人,真是槍槍精準命中**柔要害。

**柔端著茶杯,茶杯差點冇有滑出去,心如刀絞又鬱結難平。

這條蠢狗,哪壺不開提哪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