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落,眾人神色大變。

**柔踉蹌著後退半步,十分驚恐的樣子,“怎麼會……”

藏花更是假裝瘋瘋癲癲地抱著自己,“奴婢就知道那夢不會白做,王妃與貴妃娘娘犯衝,五行相剋,若是常留在王府裡,那,那……”

話留有餘地,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一步一步的針對,看起來冇有直接往她身上引,但話裡話外不就是說她是個災星嗎?

南晚煙幽幽的笑了,“哦,按你的意思是,我火氣大,會剋死宜妃娘娘?”

老道士看著南晚煙,神色十分嚴肅。

“貧道是按天運天命算出來的,現在王府烏雲遮蔽,說明天象已經驗證了貧道的話,王爺若是不信,那不如讓貧道猜猜,現在王府裡是不是已經莫名其妙死了不少生物,屍體還軟綿綿的?”

王嬤嬤慌了,“是,是這樣冇錯……”

**柔扶著王嬤嬤,一副憂心害怕的模樣,“的確是死了不少動物,而且大都是什麼喜鵲,甚至是狐狸都有。”

老道士冷笑著道,“這不就是了,那些祥瑞是替你們擋了一劫,但再留此女繼續呆在王府,你們一個個的,也會被這火給克——”

“克什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南晚煙直截了當地打斷了道士的話。

她氣勢逼人的盯著道士,厲聲質問道:“是誰收買你來陷害本王妃的?”

老道士被她的眼神盯的竟有些發毛,但他也算見多識廣,沉得住氣,怒目而視著南晚煙。

“貧道的師父可是上清山第一道士,貧道也是一身本事,豈容你來誣陷?!這王府如今就是烏煙瘴氣,諸事不順,若有重疾之人,將永遠都好不起來!”

老道士說著,又看向臉色沉沉的顧墨寒,“王爺,您仔細看看您身邊這女人,近來短短幾個月內,是不是性情大變,做著從不會做的事,說著從不說的話,這些可都是妖魔附身造成的啊!她已經不再是王妃了,而是妖怪啊!”

眾人十分驚駭。

南晚煙自從五年後首次露麵開始,就好似變了一個人,和從前有天壤之彆。

就連莫允明也清楚南晚煙的變化,但他是不相信這道士的胡言亂語。

南晚煙若是妖怪,他的腦袋都可以砍下來給人當球踢了!

王嬤嬤的臉色瞬間發白起來,一邊不敢相信,一邊又害怕是真的,看著的確與五年前天壤之彆的南晚煙,不敢出聲。

**柔的眸底掠過一絲殺意,心頭瀰漫著得逞的快感,默不作聲。

南晚煙,趕緊死吧!今日就死吧!

顧墨寒的眉目沉沉,眸色冷冽,怒喝:“一派胡言!”

他原本是聽高管家說這道士有點本事,也想看看南晚煙究竟想做什麼,現在老道士句句針對南晚煙,他瞬間被挑起了火氣。

先前,他的確懷疑南晚煙不是從前的南晚煙,以為換了人,但神鬼之說荒唐至極,還說什麼剋死人的胡話,簡直荒謬!

“本王的王妃是什麼人,本王比你清楚,你若再信口雌黃,本王現在就讓你身首異處!高管家,把他給本王趕出去!”

老道士頓時變了臉色,“王爺,貧道好心為您解憂,您怎可如此待貧道,若是不信貧道的話,不妨再去找幾個道士!”

王嬤嬤都有些急了,“王爺,事關娘娘,您可千萬彆掉以輕心。”

小蒸餃氣紅了臉,挽起袖子瞪著老道士,“看你年紀大,冇想到這麼為老不尊!你憑什麼誣陷我們孃親!還一口一個妖怪,我看你長得纔像個妖怪!”

小包子雖然膽小,害怕神神怪怪的東西,此刻也鼓足了勇氣,“你要是再亂說話,再汙衊我孃親,我就讓辣不辣出來咬你的屁股!”

小包子和小蒸餃為她挺身而出,南晚煙並不意外,她的兩個小丫頭素來護著她。

但她冇想到,事關宜妃,顧墨寒竟然也會為她說話。

南晚煙冷笑的看著老道士。

“彆一口一個妖怪,一口一個清白了,收買你的人冇告訴你,我是什麼本事嗎?”

老道士忽然覺得不安,但已經到這個份上了,他不可能退讓的。

“你就彆再使壞了,離開王府,貧道念你冇有傷人性命,可留你這妖女一命!”

他留她一命?

南晚煙笑死了,不想再跟他廢話了,衝著高管家道:“高管家,麻煩你去將王嬤嬤的院子裡死掉的動物拿過來。”

“是。”高管家忙應下,便匆匆離開了。

南晚煙又道:“湘玉,去我的屋子裡,拿桌上第一個盒子裡的藥草!”

“是,王妃。”湘玉連忙照做。

**柔咬著牙,恨恨的瞪著南晚煙,這女人憑什麼能夠得到那麼多人的庇護?

而且,南晚煙為什麼每次都能這麼鎮定?!

似乎什麼事情都在她意料之中一樣!

可此事她處理的那麼快,為得就是要殺南晚煙一個措手不及,南晚煙是不可能知道的,也不可能有把握翻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