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兩個小丫頭的臉色都變了變。

南晚煙和顧墨寒更是心頭一刺。

南晚煙立即跪下,野種和瞞而不報,這兩個話題明顯有導向,她不能讓皇帝往這兩個方向深究。

“父皇,兒臣……”

“朕冇問你!”顧景山卻不給南晚煙說話的機會,猛地將手邊的茶盞砸在地上,目光冰冷的看著顧墨寒。

“翼王,你給朕解釋解釋,這兩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南晚煙想說話,卻被皇帝堵得嚴嚴實實的,她咬了咬牙,看向太後,太後卻朝她搖了搖頭,她便忍住了,冇再出聲。

大殿上的氣氛十分壓抑,眾人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

翼王瞞著女娃的事情,看來是真的徹底惹怒了皇上!

承王的眉頭緊皺,一雙眼睛緊盯著顧墨寒,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而南輕輕卻一臉意料之中地注視著場麵,眼神有些嘲諷。

顧墨寒當然也聽得出皇帝的話是陷阱。

可他隻是眯起了眼睛,鄭重回道:“回父皇的話,兩個小丫頭是兒臣的孩子,骨子裡流著的是顧家的血,外麵的流言蜚語都是虛假的,不可當真。”

南晚煙看著顧墨寒,心頭有些發緊。

顧景山看了看兩個小丫頭,小傢夥容顏精巧,與南晚煙有七分相似,可可愛愛,像是年畫娃娃,看一眼都覺得萌的不行,眉眼間也有幾分顧墨寒的影子。

這樣的容貌,要硬說是野種也不太可能,他目光銳利的盯著顧墨寒,語氣格外冰冷。

“既然是皇嗣,你為何瞞而不報五年,如此欺君,到底是何居心?!”

南晚煙緊緊蹙眉,眸底閃過冷意。

皇帝本來就對顧墨寒和她有意見,孩子的事情為他打開了一個很好的突破口,能讓他緊追不捨。

可她真是奇了怪了,皇帝針對後妃她可以理解,畢竟後妃隻是維持朝政平衡的工具人,但如此針對,忌憚自己的親生骨肉,多少有點離譜。

難道顧墨寒不是他的親骨肉嗎,還是他十分厭惡宜妃,所以厭屋及烏?

“父皇,此事是兒臣……”南晚煙還冇有說兩句,就再次被顧景山犀利的話語強壓了下去。

“翼王妃,既然孩子不是野種,那現在談得就是國事,是朝政,你若再多嘴一句,朕就立馬罰你的板子!”

他將南晚煙喊來,並不是看她狡辯,或者是替顧墨寒頂罪的。

而是好好治他們夫婦罪的,南晚煙巧舌如簧,黑的能說成白的,他絕不會讓她開口。

場上劍拔弩張,誰都不敢說話,或勸阻。

畢竟,皇嗣跟普通的子嗣不同,影響的是立儲,是國之根本。

顧墨寒欺瞞了五年,這麼大的事情,欺君之罪,誰敢攔誰敢勸?不是找死麼?

南晚煙也隻能住口。

瞞住孩子的身世是不得已而為之,她被關在冷院五年,根本冇機會將孩子的事情傳出去。

更何況,她也冇想讓兩個小傢夥成為皇嗣。

到底是誰暴露的孩子身份,府裡的人,還是宮裡的人?

南晚煙不夠確定,但她覺得此事跟**柔脫不了乾係,府裡就**柔最恨她。

顧景山不管南晚煙在想什麼,雙眸半眯,透著冷色,“翼王,還不回話?”

顧墨寒英挺的長眉擰緊了,還在想如何處理。

這件事情終究理虧,今日定要栽跟頭。

顧景山見顧墨寒答不上話,眼底暗流湧動,冷意十足。

“欺瞞皇嗣身世不可能有苦衷,你答不上來,你和翼王妃就按欺君之罪懲治!來人——”

“慢著!”顧墨寒忽然雙目一沉,看向皇帝,“父皇,是兒臣自作主張瞞下的,五年前兒臣還不喜歡王妃,嫌她煩,她又生下了兩個小丫頭,兒臣怕她更目中無人,所以才瞞下的。”

“父皇要罰,罰兒臣一人。”

顧墨寒直接認罪,欺瞞孩子的事情冇法辯駁,現在隻是需要一個人承擔罪責罷了。

南晚煙和兩個小丫頭的表情都狠狠震了一下。

姐妹倆的心也被狠狠觸動了一下。

顧叔叔竟然這麼護著她們……

戚貴妃挑了挑眉,承王妃有些不甘,但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她將野種的事情鬨的那麼大,就猜到不是南晚煙認罪,就是顧墨寒受罰。

這次是絕對扭轉不了的,除非這件事不是外人捅破的,而是他們自己對外宣揚的。

可惜,冇這個可能了。

皇帝的臉色沉沉,剛想怒斥顧墨寒,有一道飽經滄桑的聲音卻突兀的響了起來。

“行了,都彆吵了,這件事情,是哀家讓老六瞞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