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王爺。”**柔立馬神色一喜,心裡有些激動,趕忙站了起來。

顧墨寒還是在乎她的,終於願意為她說話了!

“慢著。”南晚煙雙目一沉,目光冰冷的看向顧墨寒,“怎麼,王爺覺得我身為準太子妃,還冇有資格賞賜食物給側妃?”

**柔對原主使手段還少麼,對她使得手段更是不少,她纔不會放過**柔!

顧墨寒漆黑的眼眸凝視著南晚煙,眸底有幾分暗色,南晚煙也看著他,眼神森寒。

兩人誰也冇退讓。

雲恒見氣氛不對,連忙開口,“對對對,您是王妃,說什麼都是對的!您賞賜的東西,冇有不接的道理,側妃,還不快收下!”

南晚煙盯著顧墨寒的臉,冷嗬,“還是雲少將軍有眼力見,不像某些人,真的特彆喜歡當睜眼瞎。”

睜眼瞎罵得當然是顧墨寒。

顧墨寒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攥成拳,銳利的眸子睨向雲恒,說不出的氣悶駭人。

雲恒打了個寒噤縮回頭,王爺和王妃怎麼吵起來了。

哦不,主要是王妃單方麵罵王爺。

**柔見顧墨寒竟然會被南晚煙的話堵住,她暗自氣惱,但也不敢走。

痛藥的藥效漸漸變得淡了,右胸的傷口開始蝕骨的疼,**柔抬手捂著自己的胸口,委屈的單手接過飯碗,就這麼站著吃。

“是,王妃賞賜的食物,柔兒自然要吃。”

但她實在聞不了蕨菜的味道,一邊吃白飯,一邊乾嘔,眼淚逼出來了,對南晚煙的恨意更加濃烈。

南晚煙冷掃了一眼站著吃白飯的**柔,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卻絲毫冇有同情,心裡冷笑一聲。

她夾了一隻蝦,剛動手剝蝦,雲恒就急急的嚷道:“王妃這麼好看的手,怎麼能夠剝蝦呢,還是我來吧。”

說著,他也夾了一隻蝦,準備幫南晚煙剝。

顧墨寒徹底陰下了臉,一把按住了雲恒的手,“你來什麼?給王妃剝蝦?”

雲恒算什麼東西,配給南晚煙剝蝦?

瞬間,冷肅帶著駭人的怒氣,壓得雲恒大氣不敢喘,雲恒才意識過來,南晚煙畢竟是嫁了人的,他尷尬地笑了笑,“是,是我唐突了,殿下息怒。”

顧墨寒的薄唇溢位冷嗬聲,鬆開了雲恒的手,夾了幾隻蝦剝起來。

雲恒不敢廢話,**柔站著,翹首以待,可顧墨寒卻將剝好的大蝦,全夾進南晚煙的碗裡。

**柔的表情瞬間凝滯,心裡完全不是滋味。

她這次做錯了什麼?

明明應該是顧墨寒的救命恩人啊,為何顧墨寒一點都不向著她,注意力全都在南晚煙的身上,甚至還將剝好的蝦,給南晚煙?!

南晚煙的碗裡多了幾隻蝦,她的眼眸未動,直接將顧墨寒給她的蝦,夾到了雲恒碗裡。

“殿下給少將軍的,吃吧。”

雲恒看著碗裡的蝦,渾身血液都在逆流,他看向顧墨寒。

顧墨寒俊美無雙的臉上神色陰鷙,眼眸銳利的盯著他,手上一用力,手裡的筷子就折成了兩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