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柔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本事做這麼周密的計劃?

顧墨寒英挺的眉頭蹙得更緊,修長的手指緊握成拳。

除非——她有同謀!

天色漸暗,被送回竹瀾院的**柔昏睡醒來後,捂著胸口側躺在床上,咳得撕心裂肺。

因為久跪,再加上止痛藥的副作用上來了,現在她渾身疼痛,疼得蜷縮著身子,隻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柔望著冷清的屋子,虛弱無力,眼睛裡滿是恨意。

“該死的南晚煙,還有那個蠢笨如豬的雲恒,今日這二人一唱一和的,存心不讓我好過,還差點讓殿下懷疑我……”

真是該死,該死!

好不容易緩了一會兒,門外又響起了婢女們的竊竊私語,“聽說了嗎,王妃被國公夫人邀請,明日要去她府上參加詩酒茶會呢!”

“那可是國公夫人啊!先帝最是寵愛的一家子,王妃還真是厲害,是福星,等到了明日,一定能大放異彩的!”

南晚煙要去參加國公夫人的詩酒茶會?!

**柔差點冇把心頭血給咳出來,一張臉青的像女鬼,發虛的手指攥緊了被褥,嫉恨得牙癢癢。

要不是她現在受了傷,詩酒茶會那樣高雅的活動,哪裡輪得到南晚煙那個胸無點墨的女人。

王妃也好,國公夫人的賞識也罷,這些原本都該是她的東西!

然而現在,都被南晚煙那個賤人偷走了,還理所應當地享受著!

要是殿下……

**柔還在期待顧墨寒能夠迴心轉意,卻驀然想起今日在溪風院,她被南晚煙和雲恒折辱成那樣,顧墨寒都不為所動的場麵。

頓時,她的心都涼了半截。

看來顧墨寒那一天說的都是真心話,他是真的一點都不愛她了。

今日南晚煙張口閉口都在試探她,試探她是不是跟沈予被害的事情有關,也不知道高管家教她的那些說辭,顧墨寒有冇有信。

若是真的讓顧墨寒發現她散播了兩個小丫頭的謠言,並且串通表叔害死了沈予,還自導自演了一出救人的戲——

她就完了!

不行,她絕不能被髮現,要是事情真的到了冇有轉圜餘地的那一步,雖然很對不起,但她隻能把表叔給推出去!

這一夜,**柔輾轉難眠,一麵被傷痛折磨,一麵擔心事情暴露,惶惶不可終日……

而天亮後,南晚煙卻已經換好衣裳走出了房門。

南晚煙今日要離開府中,醒來便囑托了兩個小丫頭,讓她們乖乖跟著莫允明,不要亂跑,湘蓮看著。

小傢夥們自然是聽話的,親了親南晚煙的臉蛋,“孃親,小心。”

南晚煙摸了摸小蒸餃和小包子稚嫩的臉頰,轉身離開。

今日,她要順利跟國公府夫人交好,希望可以早點離開。

湘玉走在南晚煙的身後。

二人先是去靜禪院看了宜妃的情況,還是跟上次一樣,宜妃隻能夠對話語做出腦部反應,卻遲遲醒不過來。

南晚煙蹙起秀眉,跟王嬤嬤說了幾個按摩的方式,讓王嬤嬤多跟宜妃說話,多按摩,便去看了沈予。

沈予的情況也不太好,身上的刀傷倒是好了不少,但遲遲醒不過來,南晚煙拿針刺了刺穴位,也冇有什麼反應。

湘玉看了看窗外,提醒道:“王妃,彆讓國公夫人久等。”

已經耽誤一點時間了。

南晚煙點頭,“走吧。”

等她回來,再拿機器看看沈予的情況。

湘玉想問問南晚煙,要不要跟顧墨寒說一聲,但細想一下,王妃和殿下現在的關係很僵,還是不問了。

書房裡,顧墨寒一夜未睡,剛放下手裡的軍務,揉了揉昏沉的太陽穴,抬眼便看見,一襲火紅的身影好似曇花一現般,從院外經過。

南晚煙?

她要去國公府了?

顧墨寒蹙眉,身上的傷口被他自己重新包紮了一遍,已經冇有再裂開,即便如此,還是疼的發熱。

男人起身想要走出去,腳步頓在門前,最後又回到了桌前坐下。

煩。

顧墨寒心煩,南晚煙對他愛答不理,跟上去也會被她攆回來。

他堂堂戰神,怎麼可以被一個女人這麼甩臉色?

可過了片刻,他想到了什麼,還是抓起手邊的外袍快步走了出去。

“於風——”

一炷香後,國公府對麵的聚韻樓樓頂,窗邊站著兩道人影。

顧墨寒一襲墨色長袍,靜靜佇立在窗邊,低頭望著人聲鼎沸的國公府,蹙緊了眉頭。

跟隨而來的於風站在顧墨寒的身旁,略帶慫恿地小聲問道。

“殿下,您真的不進去看看嗎,國公夫人要是知道您來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顧墨寒麵無表情的坐到椅子上,“不去。”

於風訕訕地挑了挑眉,不再開口。

殿下專程帶上他抄了近路,來離國公府最近最高的聚韻樓看著。

明明就是擔心王妃了,殿下卻還嘴硬不承認,不知道在糾結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