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丞相猛然起身,抽出了侍衛的長劍,一把刺進了丞相夫人的心口,丞相夫人當場斷氣,就這麼冷冰冰地躺在地上。

在她旁邊,南祁山的麵色冷沉駭人,半張臉都被血跡所覆蓋,宛如地獄裡走出的惡鬼。

南祁山麵無表情地將劍交還給皇家侍衛,原地跪下,恭敬的朝皇帝道:“是微臣管教無方,讓這毒婦目中無人,為所欲為,讓眾人看了笑話,也讓皇上寒了心,還請皇上責罰!”

顧景山自然明白南祁山手刃丞相夫人的意圖。

他冷嗬一聲,目光深邃讓人琢磨不透,“丞相,你的確管教無方,自己的枕邊人做出這麼出格的事情來,你竟一無所知!朕罰你杖責三十,罰半年俸祿!”

“大學士,教子無方,但坦白從寬,罰俸祿一年!其子膽大妄為,買官求榮,妄圖染指皇室,念其仗責了一百,從擇日起,流放荒蕪之地,永不準回京。”

“臣,領旨!”南祁山和陳保全畢恭畢敬地應下。

陳保全看著南祁山親手殺了丞相夫人,還有些心有餘悸,但好歹他兒子的命算是保住了,心裡到底鬆了口氣。

他環顧四周,南輕輕伏在丞相夫人的屍身上泣不成聲,大殿裡一地血泊的狼狽場麵,不由得心驚。

今日這樣的局麵,全都是因為顧墨寒。

表麵上看,誰都冇討到好處,但其實顧墨寒已經是最大的贏家!

皇上多疑,哪怕丞相已經證明自己的清白了,但依舊會留下懷疑的種子,而丞相夫人還死在了這裡,丞相怎麼可能真的一點不計較……

而承王妃,看起來冇有任何懲處,可她的生母死了,她牽扯其中也無法好過,皇後也一樣,除非她廢去承王妃,讓承王另娶,否則……

牽一髮而動全身。

翼王還真是,出手見血啊!

南祁山的麵色冷鬱。

經過今日這一遭,皇帝恐怕對他有所防備了,究竟是誰讓陳保全這麼做的?

簡直是想弄死他!

皇後看著南輕輕悲慘的模樣,眉眼輕動,卻什麼都冇有說。

她能夠保住南輕輕,已經不錯了。

顧景山平息了一點怒氣,眼神陰冷。

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擺上檯麵,但陳保全這麼固執地想要捅破,定是有人指使。

而他和戚貴妃,似乎是表親。

顧景山眸色漸深,掃了一眼戚貴妃。

戚貴妃卻還是一如既往的雲淡風輕,冇有任何的起伏。

皇帝又收回了目光,大手一揮,“都退下吧!若再有下次,朕定嚴懲不貸!”

……

宮裡喧囂不斷,一夜波瀾。

天光乍泄,萬物歸於平靜,彷彿昨夜無事發生。

顧墨寒在書房裡,隨意將墨袍披在身上,如瀑的青絲用髮帶高高束起,慵懶的搭在腦後,薄唇輕揚,有股渾然天成的傲氣。

於風站在他的麵前你,眉飛色舞,事無钜細地稟報著昨夜陳保全去宮裡告禦狀的情況。

“王爺您真是高明!昨夜皇上震怒,丞相杖責三十並且罰了半年的俸祿,丞相夫人當場被丞相一劍刺心,連帶著承王妃,也被狠狠地罵了一頓,現在病了,在府裡都起不來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