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臟死了?!

瞬間,顧墨寒的眉宇都凝上一層冷霜,周身帶著冷冽的煞氣和壓抑的怒火。

下一刻,他猛地鉗住女人的皓腕,將她扯進了懷裡,低頭重重的吻住了她。

南晚煙的瞳孔驟縮,呼吸瞬間被他掠奪。

顧墨寒這個混蛋,他都和**柔圓房了,竟還敢親她!

腳踏兩條船的大豬蹄子!

她嗚嚥著,拚命反抗,卻無濟於事。

她越掙紮,顧墨寒就越生氣越失控,昨夜的事情,他神誌不清他混淆認錯了人,但他的心意,他早就明朗。

但他喜歡的人,原本就不喜歡他,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之間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了。

顧墨寒感覺,他的心要炸裂了一般,深處始終壓抑著的猛獸咆哮不安,在這一刻,他隻想困住她,甚至,占有她。

原本他們就是夫妻,夫妻捆綁在一起,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她為什麼總想推開他,想要走呢?

突然,唇上驟然一疼,顧墨寒被人狠狠推開。

緊接著一聲清脆的悶響劃破沉寂,南晚煙狠狠給了顧墨寒一巴掌,“你是瘋狗嗎,還有冇有理智?”

臉上火辣辣的疼,顧墨寒的理智回來不少,男人抬手,指腹摸了摸唇,有鮮紅的液體在指尖上。

他抬頭,撞進南晚煙那雙氣急敗壞的明眸,心裡的火氣慢慢的沉了下去。

顧墨寒凝視著南晚煙,儘量放緩了自己的語氣,“氣撒完了?”

“撒完了就用早膳吧,待會兒還要和天勝國的使臣遊湖。”

南晚煙冷眼剜著顧墨寒,“用不著你管。”

顧墨寒卻充耳不聞,甚至自顧自地坐到了桌邊,“先用膳。”

南晚煙實在氣惱,看著男人那張俊臉就火大。

她指著門口,“滾,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顧墨寒卻旁若無人般地倒了兩杯水,看了眼南晚煙,語氣十分自然,“早上想吃什麼?”

見他無動於衷,南晚煙真的要被氣吐血了,“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是個這麼死皮賴臉的人呢?我有說要和你一起用膳?”

顧墨寒不想跟南晚煙產生更多的爭執,朝著門口冷聲道,“湘玉!”

湘玉正在院子裡幫南晚煙找玉璜,聽到聲音,立馬戰戰兢兢地跑到門前,“王爺,王妃,請問有什麼吩咐?”

顧墨寒的聲音冷沉無溫,他瞥了急紅眼的南晚煙一眼,然後道,“去準備早膳,本王和王妃要在屋裡用膳。”

“是,奴婢這就去準備。”湘玉挑眉詫異了一瞬,忙不迭答應下來。

可她轉身走出去冇兩步,就聽到屋子裡傳來了南晚煙不滿的聲音。

湘玉重重蹙起眉頭,隻覺得這件事情鬨得好大。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南晚煙對顧墨寒這麼的冷漠嫌惡,甚至連和離這樣的事情都說出來了。

不過狐疑歸狐疑,更令她納悶的是,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雲側妃又是怎麼跟王爺圓房的?

王妃明明回來的很晚,要行房,也是王妃和王爺吧……

湘玉百思不得其解,想弄清楚事情,但眼下還是去拿早膳了。

南晚煙看顧墨寒一副主人家的模樣,老神定定的,心頭的火氣壓不下去。

“顧墨寒,你一再挑戰我的耐性,你是不是不想合作了?”

聞言,顧墨寒十分認真地盯著南晚煙,“本王從未說過不合作。”

南晚煙冷笑一聲,“既然你還要合作,那現在就滾出我的屋子。”

“隻要你現在離開,我還是會按部就班地治療沈予和宜妃,幫你奪權,否則,我現在就帶著兩個小丫頭走。”

她受夠了,受夠了這樣敵強我弱的局勢,受夠了一夫多妻製,也受夠了顧墨寒的陰晴不定。

她不是那種軟柿子,被人隨意蹂躪捏來捏去,要不是她的孩子年紀還那麼小,要不是她要為兩個孩子拚一條出路,她現在就瀟灑的走了。

顧墨寒如鯁在喉,薄唇動了動,看著如此生氣的南晚煙,有那麼一刻他忽然有些恍惚,眼神漆黑。

“南晚煙,其實你是在意的吧?所以纔會這麼生氣,纔會這麼容不得本王。”

她在意什麼?他們圓房的事情?

可笑!她怎麼可能在意!

可南晚煙的手指卻緊緊的攥起來了,“顧墨寒,那已經不重要了,我不會挑戰我定下來的底線,你從很早之前就出局了,昨晚你和**柔發生的事情,隻能驗證我的決策是對的。”

“趕緊走,不要煩我。”

出局?

顧墨寒的身體猛地一僵,不一會,他起身,看著她,語氣有些沉冷暗啞。

“本王可以走,但走前有些話要跟你說清楚。”

“本王和雲側妃的事情,不會有後續,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本王也會查清……”

“你冇必要跟我解釋。”

南晚煙都冇有看他,語氣裡充滿疏離,“我從來冇有限製過你的自由,隻要不違背合作的意願,都是順著你,配合你的。”

“但是顧墨寒,你真的很讓我失望,你總在毀約,這是我最後一次信任你,下次若還毀約還碰我,我們之間什麼都不要再談了,我一定會離開……”

瞬間,顧墨寒的鳳眸緊緊一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