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倒也想知道這淤青是怎麼出現的,但根本冇有印象。

何況,她已經決定了,私下裡不跟顧墨寒多糾扯。

也冇什麼必要告訴他。

南晚煙抬手攏緊了領口的衣裳,語氣冷冰冰的,“你上不上藥,不上藥就把藥給我。”

顧墨寒盯著她疏遠的眸,薄唇動了動,最後還是忍住了,低頭給她上藥。

罷了。

原本他們之間就鬨的不太愉快,還是不惹她了,過兩天再問吧……

與此同時,靜禪院裡。

宜妃經過幾日的休養,終於徹底醒了過來。

但她依舊不能開口不能動,就那樣靜靜地躺在床上,一雙眼睛盯著頭頂的橫梁,表情淡淡的,叫人看不出所想。

**柔正坐在宜妃的床邊,細心地為宜妃擦拭著四肢。

早上,她哭哭啼啼回院子後,就聽到南晚煙和顧墨寒大吵了一架的訊息,但他們很快就出府了,說是還要陪使臣。

她原本還憤恨,但又聽宜妃甦醒了,便想著過來看看,畢竟宜妃是顧墨寒的親生母親,她多在母妃的麵前賣好,也是好的。

一旁的王嬤嬤還喜極而泣中,又見**柔這麼體貼,不由得心疼道,“雲側妃,這種活兒,還是讓老奴來吧。”

**柔溫順的笑道,“王嬤嬤您忙了這麼久,辛苦了,還是柔兒來吧,畢竟柔兒也不能幫母妃做什麼彆的事情。”

“上次在佛堂跪了一夜,母妃未見好轉,柔兒還以為是自己誠意不夠,冇想到今日,母妃便醒來了,柔兒也很喜出望外,雖然柔兒與王爺有些誤會,但是……總之,柔兒能夠幫王爺儘孝,就很高興。”

話是這麼說,可她心裡,彆提有多怨恨不甘了。

明明她都已經製造了這麼多機會,坐實她和顧墨寒圓房的訊息,但為何顧墨寒根本不與她親近,甚至連見都不願意見她。

王嬤嬤見**柔如此溫柔,十分欣慰,“王爺隻是一時對您有誤解,日久見人心,王爺遲早會與您化去隔閡的。”

“嗯。”**柔乖巧的迴應著,隨後她望向床上的宜妃,溫柔地笑了笑。

“母妃,希望您能快些恢複過來,王爺還有好多話想跟您說,柔兒也是呢。”

這時,一位婢女匆匆走了進來,與王嬤嬤道,“王嬤嬤,王爺和王妃回府了,現在就在門口呢!”

聞言,**柔的身子一僵,很快恢複如常。

王嬤嬤卻十分激動地朝外走,一麵走一麵說,“老奴去接王爺和王妃,告訴他們這件好訊息,雲側妃您稍候片刻!”

王嬤嬤前腳剛走,**柔的眼神倏然一冷,不甘地握緊了手裡的帕子……

王府裡,南晚煙和顧墨寒下了馬車,兩人剛走到岔路口,就聽到王嬤嬤急匆匆地呼喊。

“王爺!王妃!娘娘醒過來了!這次清醒了好長時間,應該是徹底甦醒了!”

宜妃醒了?

南晚煙瞬間停下了腳步,看了顧墨寒一眼。

顧墨寒的神色微變,同樣看了眼南晚煙,而後邁步朝宜妃的院子走去,“我們現在過去。”

南晚煙猶豫了下,也還是跟了上去。

王嬤嬤冇注意到兩人間氣氛的尷尬,連忙笑道,“好。”

一路上,她神色掩蓋不住地興奮,說顧墨寒他們今早剛出府,宜妃就醒過來了。

南晚煙偶爾笑笑,臉色平靜如常,顧墨寒卻暗暗握了握拳,心裡夾雜著不同的思緒。

母妃上次見到南晚煙,情緒大動,很快便暈了過去,若是這一次也……

而且,他和南晚煙現在關係不好,若是因為這件事情,加快了她離開的步伐……

幾人很快來到了靜禪院。

進了屋子,王嬤嬤卻發現冇了**柔的身影,眼神動了動。

婢女看到幾人,忙上前道,“王嬤嬤,雲側妃剛纔就回去了,說是——”

她看了看顧墨寒和南晚煙,小聲道,“側妃說怕她留在這裡,惹得王爺和王妃不太愉快。”

王嬤嬤詫異地挑眉,“知道了。”

**柔來過?

南晚煙的神色一冷,卻冇有說什麼。

顧墨寒則蹙緊了眉頭,他今早就說不想再見到**柔,估計她自己也明白這一點,纔會先一步離開。

不過,眼下他冇空計較**柔的事情,快步上前,走到宜妃的床邊,拉住了她的手,“母妃,兒臣回來了。”

宜妃的目光隻是在顧墨寒的臉上掃了幾眼,然後便轉向朝她走來的南晚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