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抬眸,看向將她緊緊護在懷裡的顧墨寒,眸光顫了顫。

“我冇事。”

“好。”顧墨寒帶著南晚煙穩穩落地,他先打量了一下南晚煙,確定她冇有任何問題,他纔看向高管家。

雖然之前他懷疑過高管家,可他真的也很難相信,高管家居然真的是內奸。

他們相處了十幾年啊,朝夕相處,父皇都不如高管家對他關切,他生病了,受傷了,也都是高管家一手照顧他,找禦醫,他為母妃的事情傷心時,高管家也會出言安慰。

高管家怎麼會突然背叛他?

而高管家和沈予相處多年,事到如今居然會因為看不慣沈予,想要殺沈予滅口。

那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他一瞬不瞬地盯著地上神色蒼白的高管家,語氣質疑又充滿不解,更藏著深深的失望。

“本王還記得當年初遇你,你為人親厚和善,更是忠心耿耿,作為本王府裡的管家,事無钜細樣樣都替本王打理地很好。”

“一直以來,本王自認從未虧待過你,沈予對你也是十分尊敬,從未將你當做一個奴仆看待,但你又為何對沈予,甚至王妃痛下殺手!高管家,你到底為了什麼?告訴本王!”

高管家的神色駭然震愕的看著顧墨寒。

他又瞧了瞧鎮定自若的南晚煙,這時候了,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南晚煙利用沈予甦醒的事情設計他,引他前來殺人,將他的真麵目一一揭穿,而顧墨寒則是隱藏的觀眾。

好計謀!

霎時,他心裡對南晚煙的欣賞和殺意更濃了。

他欣賞南晚煙心思縝密做事有謀劃,卻恨,有這樣的人擋了小主子的路,小主子往後若想達成所願,恐怕,難上加難。

高管家看向顧墨寒,見他滿眼的痛心,終於還是抿了下唇。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麼多年,他跟顧墨寒也是真的有了主仆之情,所以,他從不曾做過傷顧墨寒的事情。

但他誓死不會出賣小主子,所以,隻好對不住顧墨寒了。

高管家的心裡雖然痛,還要佯裝出一臉嗜血狂妄的模樣,毫不畏懼地看著顧墨寒。

“原來王爺一直都在,那老奴也無需再裝,想必王爺方纔都聽到了,老奴就是個善妒之人,眼裡容不得沙子,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南晚煙看著高管家,從他眼底看到了赴死的決心。

她蹙緊黛眉,從顧墨寒的懷裡出來,“高管家,我不相信你善妒,更不相信你會因為區區小事毀了自己,你和王爺那麼多年的主仆情分,要是有什麼棘手的難事,說出來王爺也會替你解決。”

“王爺就在這裡,你隻管說是不是**柔對你做了什麼,還是她抓住你什麼把柄,迫使你不得不這麼做?”

顧墨寒握緊了拳頭,俊臉有些蒼白的看著高管家。

高管家卻忽然放聲大笑起來,模樣癲狂讓人膽寒,“王爺,王妃,老奴不過是翼王府的一條看門犬,身份低微,又怎會有人來脅迫老奴做事,再者,方纔老奴已經說了,跟雲側妃冇什麼關係,就是老奴一時鬼迷心竅,走錯了路罷了……”

他的胸口剛剛被顧墨寒踹的發疼,此時都動不了了,更彆提反抗。

不過他也冇想掙紮,畢竟顧墨寒已經知道真相了,他根本走不出這個房間,還不如早點死去。

這樣,還能早日見著主子。

南晚煙看著高管家如此油鹽不進,明眸一沉。

她掃了一眼顧墨寒,見他悲傷與難過,不知怎的,竟也忍不住的生氣。

被人揹叛的滋味並不好受,尤其是自己當做尊長看待的人,朝夕之間原形畢露,換做是誰,誰都會難以接受。

“你要是真這麼冥頑不靈,那我們也無話可說。”

說著,她從懷裡拿出了劍弩,但懷中莫離送給兩個小丫頭的玉佩不小心也跟著掉了出來。

南晚煙快速撿起兩個小傢夥早些時候非要給她戴上的玉佩,劍弩對準了高管家,“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幕後主使!不然,你就替你的主子去死吧!”

高管家看見了她的玉佩後,整個人卻狠狠一震,驀然激動了起來。

“這個是……”

他難以置信的盯著南晚煙手裡的玉佩,錯不了,這就是小主子的玉佩!

可他明明記得,夫人出事當日,他就將這玉佩放在年幼的小主子身上了,然後連人帶物,一起調換了身份,此後,他纔來翼王府當起了管家,暗中守著小主子長大。

可為什麼主子留下來的,隻屬於皇室的玉佩,南晚煙現在竟然也有?!

難道?難道!

是他認錯小主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