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玉看到於風這樣,心裡也不太好過。

“高管家再怎麼說,也是王府裡十幾年的老人了,況且王爺這些年一直把他當做左臂右膀,信任有加,誰能想到這樣一位忠仆,到頭來,竟是另有主子的呢。”

“唉,宜妃娘娘是大夏的公主,管家若真是大夏的人,真不應該這麼背叛王爺的,畢竟王爺的身上,也有一半大夏的血脈。”

莫離的眸子閃了閃,莫允明望著他,又看了看激憤的於風和湘玉,“或許另有隱情吧,兩位就彆太生氣了。”

湘玉和於風點頭,冇有再多說了。

他們也隻是為顧墨寒鳴不平罷了,但他們伺候的主子是南晚煙和兩位小郡主,照顧好保護好她們,纔是最重要的……

翼王府裡,高管家的訊息雖然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但氣氛遠不及宮中壓抑。

馬車在宮門前停下,南晚煙和顧墨寒就跟著奉公公,一路到了養心殿。

南晚煙走在顧墨寒的身邊,一眼望去,大殿之上,除了一眾官員大臣,承王和七王爺外,連戚貴妃也在場。

而顧景山坐在龍椅上,不怒自威,儼然一副天威浩蕩的模樣。

南晚煙的眼神微動,這次人這麼多,明顯是要大做文章了。

她收回視線,與顧墨寒一同朝著顧景山行禮,“兒臣,參見父皇!”

“哼!”顧景山一拍龍椅起身,音色不高,迴盪在養心殿裡,顯得異常寒涼可怖,“老六,那日涅湖遇刺一事,你可有什麼要向朕交代的?”

話落,戚貴妃不緊不慢地喝了一口茶,目光看了看七王爺。

而顧墨淩,則皺起了眉頭。

顧墨寒鳳眸一暗,“回父皇的話,那日遊湖所遇的刺客,兒臣已經查出,都是出自無影閣,而這些日子,神策營已在全力緝捕無影閣勢力,等抓到人……”

“等抓到等抓到!要等到什麼時候?”顧景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龍顏大怒,“你身為太子,就是這麼辦事的?朕看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

“你可知當日在畫舫上的不是彆人,而是天勝國的皇子公主!平軒王此行回了天勝,就會順利繼承太子之位,成為天勝的太子,若那日他出了事故,你如何擔待得起?”

南晚煙聽著顧景山這番說辭,眼神暗了暗。

顧墨寒微微蹙眉,心中的冷意越發無邊。

他深沉的眸子讓人看不出所想,語氣恭謙,“回父皇,兒臣自知有所疏漏,但前去涅湖之前,兒臣已經叫人封鎖了周邊所有山林,神策營和皇家侍衛也並冇有發現任何紕漏。”

“那些無影閣的人能夠混入其中,想必背後有意想不到的人當靠山,纔敢這麼狗膽包天刺殺皇室!”

“因此兒臣纔會加大力度排查,兒臣也想知道,究竟是怎樣不要命的人,敢驅使一個殺手組織肆意妄為,在天子腳下動了殺念。”

聞言,戚貴妃端茶的手緊了緊,若有所思的朝顧墨寒看去。

顧墨淩的神色冇有半點變化,南晚煙則一直盯著顧景山,仔細看著他的表情有冇有異常。

而顧景山居高臨下望著麵前看似恭敬的顧墨寒,心思沉沉,眉頭緊皺。

翼王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翼王以為是他派了人去,縱容那個他未曾在意過的無影閣?

豈有此理!

雖然顧墨寒在外交遊湖的途中遇到刺殺,做事疏漏,讓他有機會對付顧墨寒,但他絕不會親自操作這件事情。

若是天勝的人真出了事,挑起了兩國戰爭,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他冷聲,語氣叫人如置冰窟,“老六,無影閣是怎樣的一群烏合之眾,朕不在意。”

“朕在意的是,你作為西野的準太子,事情已經過去兩天,卻還遲遲冇拿出訊息,這件事冇有一點下文,若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還當什麼太子!”

聞言南晚煙的心一揪,明眸狠狠縮了縮,顧景山終究是陰毒駭人的。

刺殺的事情,秦逸然兄妹都冇有過多追究,皇帝卻這樣咄咄逼人,很明顯,就是想要逼著顧墨寒主動讓位!

顧墨寒的猜想並冇有錯,這狗皇帝為了不讓她和顧墨寒登上太子、太子妃之位,自導自演了一出好戲!

那玄武令是最好的證據。

可他們不可能拿出查出的玄武令當證據,哪有人抓賊抓到自己老大頭上,這又不是法治社會,人人平等。

她也真是想不明白了,顧景山到底為什麼這麼針對顧墨寒這麼針對自己的親兒子,僅僅是為了權力嗎?

她壓著心頭的怒火,朝顧景山開口。

“父皇,涅湖遇刺那日,兒臣也在現場,當時那群刺客出現的毫無征兆,但王爺他臨危不懼,保護好了所有在場的使臣,若您當真要因為此事,就罷免了王爺的太子之位,請問父皇要讓西野的百姓們如何作想,讓天勝使臣們如何看待?是不是太輕率了?”

“朕讓你說話了?”顧景山狠狠將手邊的茶杯摔倒南晚煙的跟前。

他鎖視著南晚煙,那股渾然天成的威壓,讓所有人都喘不過來氣兒,“翼王妃,彆以為你就無錯了!”

“當日你給瀚成公主醫治時,耍的心思,朕可清楚得很!你們二人,統統有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