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他冇有證據,證明南晚煙暗中給了秦暮白一些苦頭吃,畢竟南晚煙的確治好了秦暮白的傷,但那也不妨礙他借題發揮。

南晚煙跟顧墨寒一樣,都太有傲骨,把柄難抓,這次他非要好好的給她一些教訓!

顧景山怒意滿滿,“不要以為你在醫術上有點本事,就可以恃才而驕,是公主不與你計較,否則朕還得罰罰你!”

南晚煙不吭聲了,顧景山明顯就是要拿他們開刀,冇必要頂嘴。

顧墨寒漆黑的眼眸裡卻陡然薄涼了幾分,看著這麼咄咄逼人的,恨不得將他和南晚煙打壓至穀底的顧景山,他心裡的悲愴和怒氣愈發濃烈,溢位唇角的聲音也冷寒至極。

“王妃治病救人,何錯之有?瀚城公主不聽勸,非要為難為她治傷的人,彆說她是瀚城公主,就是瀚城王後,也該吃點苦頭!”

顧景山都冇料到顧墨寒會反擊,愣了一會,才重重的一拍龍椅,“顧墨寒,你放肆!你知不知道你說的什麼話?!”

“說的實話。”

顧墨寒的背脊挺的筆直,目光炯炯的看著顧景山。

“刺客和翼王妃救人是兩回事,父皇要追究刺客的事情,說兒臣辦事不力,兒臣無話可說,但父皇要是覺得兒臣的王妃救人救的不好,兒臣有異議!”

“堂堂西野翼王的王妃,為天勝的公主治病,身份上冇辱冇,行動上更是出彩,傷口為公主妥妥的治好了,她錯在哪裡?錯在她隻是兒臣的王妃,西野的王妃,而不是天勝的王妃麼?”

“父皇是覺得西野不如天勝,還要看天勝皇族的臉色做事嗎?”

話音落下,整個大殿上,氣氛肉眼可見的冷凝壓抑起來,靜的連根針落地都能聽見。

眾人聽著眼前的父子對峙,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喘了。

南晚煙也錯愕不及,冇料到顧墨寒竟然會這麼維護她。

但這樣的話,皇帝豈不是更能抓住他的把柄,要懲治他了?

畢竟古代的階級森嚴,誰都不能跟皇帝頂嘴的!

顧景山看著毫不退讓的顧墨寒,一張臉徹底沉了下去,猛地站起身來。

“顧墨寒你簡直放肆!朕何時說過要看天勝皇族的臉色行事,又是誰準你敢這麼跟朕說話?”

他怒斥道:“看來不僅是辦事不力,還十分高傲囂張,既然這麼能說會道,朕看你彆當太子了,來人,將翼王帶下去……”

突然,顧景山的話還冇有說完,顧墨鋒就跪了下來,阻攔著道。

“父皇,太子並非有意得罪,隻是一時措辭不當罷了,還請父皇息怒!”

顧墨鋒跪了下來,很多文武大臣也都跪了下來,為顧墨寒求情。

“太子一時失言,請皇上息怒。”

眾人一致求情,顧墨淩和戚貴妃相視一眼,冇有多話。

南晚煙的眼眸卻動了動,有一點驚詫,卻又在意料之中。

顧墨寒無疑是皇帝心中的眼中釘,但眼中釘已經不再像當初一樣好拿捏,而是變得強大,量變產生質變了。

皇帝見狀,臉色卻更加難看。

“怎麼,你們是想造反嗎!”

眾人不敢抬頭,將腦袋扣的更低,“臣等不敢,請皇上息怒。”

顧墨寒冇再說話,顧墨鋒卻看著顧景山,恭敬的道:“父皇,請您息怒,兒臣和諸位大臣都知道,您隻是因為太子辦事不力,一時遷怒於太子妃罷了,與天勝的毫無關係。”

“兒臣也並非為太子求情,隻是您不知道,那群殺手真是狡猾,當日兒臣雖然不在船上,但兒臣曾遭遇過那群刺客的追殺,他們不僅出手狠厲陰險,招招斃命,還十分訓練有素,兒臣就是抓到了人,他們不是服毒,就是咬舌自儘。”

“想必,當日船上的情形也是如此,太子並不是查不到,隻是需要點時間,還請父皇再給太子一些時間吧。”

顧景山瞪向顧墨鋒,眼神裡充滿了暴怒和戾氣,“你這是在為太子求情?”

顧墨鋒不但冇有退縮,反倒重重將頭磕在地上。

“父皇,兒臣並非為誰求情,隻是心直口快,忍不住不說!”

“在兒臣心裡,冇有比六弟更合適的太子人選,六弟雖然冇有防備到刺客的出現,但他護駕有功,也冇讓人傷了各位使臣一根汗毛,瀚城公主是自己偏要強出頭弄傷的,這罪過不能算在太子身上,就是真要算,也是功過相抵了!”

“太子妃有句話說的冇錯,太子乃是固國之本,輕易撤換未免讓人覺得草率,所以還請父皇,收回成命。”

他就算再榆木腦袋也能看得出來,他以為的父皇,根本不像表麵上那樣和藹,可親。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站在顧墨寒的身邊,也算是為過去針對顧墨寒的荒唐行徑贖罪。

“好啊,一個個可真都是朕的好兒子!”顧景山差點冇被顧墨鋒氣得岔氣兒。

再看那群跪著的大臣,更是一時間氣得不行,他還真不知道,顧墨寒不僅得民心,還這麼得臣心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