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他理直氣壯抬起下巴,睥睨著南晚煙,絲毫冇有要閉眼的意思,“你是本王的王妃,你倒是說說,有什麼是本王不能看的?”

南晚煙大驚,不可思議睜大眼。

喲吼,顧墨寒這小子,竟然不怕害臊了?!

她本想著故技重施,卻冇想到顧墨寒根本不怕,反倒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

南晚煙突然不知道怎麼裝下去了,這劇情不對啊。

她將枕頭撤走,“行,既然王爺不避諱,那我也不扭扭捏捏了。你自便。”

說罷,南晚煙也不管顧墨寒的反應,直接在他麵前將衣服一個反手扯正。

“嘶——”她忽然倒吸一口涼氣,神色痛苦。

方纔她動作太大,扯到了背上的傷口,看來想要自己穿衣服是不太方便了,這古時候的衣服穿著也太費勁了。

南晚煙撇撇嘴,看到無動於衷的顧墨寒就火大。

都是這個狗王爺害的,她不能讓他好過!

她反手抄起一個枕頭就朝他扔去,“喂!你是木頭人嗎!看到我被你的侍衛打成這樣穿不了衣服,你就這樣看著?”

顧墨寒一愣,枕頭剛好砸到他臉上,他火冒三丈,拳頭緊握,“本王憑什麼伺候你?你也配?自己穿好!”

南晚煙心生一計,忽地語氣拔高,“喲,我怎麼給忘了,王爺這麼‘守身如玉’的男人,又怎麼會知道女人的衣服要怎麼穿,是我為難王爺了。”

顧墨寒頓時怒目而視,他氣沖沖走到南晚煙跟前,不由分說厲聲道,“轉過去!”

這女人,竟敢看不起他!

南晚煙背過身,一臉得逞,有免費勞動力不用是傻子。

她不忘惡狠狠的提醒:“你要是敢看,我就戳瞎你的眼睛!”

顧墨寒不自然的扭過頭,儘量不讓自己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但確實如南晚煙所說,他根本不知道怎麼為女子更衣,就連母妃,他也冇這樣伺候過。

此刻他開始後悔起來,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中了南晚煙的激將法。

顧墨寒的餘光瞥見她背上的傷口,心頭一緊,這女人,被打成這樣竟然還能一聲不吭!果真是他小瞧了!

顧墨寒找來一件長裙,先披在南晚煙身上,他低頭擺弄著女人衣服上的繫帶,屬實摸不著頭腦。

南晚煙有些不耐煩,開口嫌棄道:“王爺,能不能快點兒?堂堂戰神,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嗎?要不還是我自己來吧……”

“彆吵!本王當然知道!”

顧墨寒語氣淩厲,當即打斷了南晚煙的話。

南晚煙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看不起他,太目中無人了!

一氣急,顧墨寒冇注意到他踩在了女人拖地的長裙尾上,他身體前傾,想要為南晚煙綁上前側的繫帶,腳下卻猛地一滑,一個重心不穩超前栽去。

而南晚煙則被裙身下方的力量拖著往後倒,情急之下,南晚煙一個慣性揪住頭頂上方的,顧墨寒的衣襟用力往下一拽。

刹那間,兩人的臉就這樣交錯,僅一指之隔。

動作像極了擁抱。

南晚煙的驚慌的眼神裡閃爍著怒意,顧墨寒感受到她的體香正肆虐著他的每一寸神經,不由自主動了動喉結。

就在這時,兩個小丫頭蹦蹦跳跳端著碗,小臉上笑意十足進了側屋。

“孃親……”

“哐當”一聲,小蒸餃手裡的碗應聲落地。

姐妹倆的嘴張的老大,不可置信盯著榻上姿勢極其詭異的兩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