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對渣男賤女快要弄瞎她的眼睛了。

“善個屁!最壞的就是她了!”南晚煙把手裡的木盒摔在地上,大眼睛裡全都是冷意,“**柔,在我麵前,收收你這副婊裡婊氣的模樣!你的玉鐲,是你自己弄壞的吧,還故意劃破手掌來碰瓷我,真能啊!”

**柔震愕不已,她都冇想過,在顧墨寒麵前,南晚煙竟還能這麼囂張猖狂!

見南晚煙凶神惡煞的模樣,她的心裡頓時有些不安起來。

南晚煙冷笑著撿起地上其他的斷玉,冷眼看向顧墨寒,“還有你,狗王爺!睜大你的狗眼給我看好了,我南晚煙不會使那麼低級的招數!要真想整她,傷口應該是這樣的——”

說著,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擒過**柔的手掌,毫不手軟的劃破!

“啊——”

在場眾人都冇反應過來,就聽到**柔一聲慘叫。

顧墨寒也愣住了,反應過來就看見此刻南晚煙死死攥住**柔的手,將她流血的手掌舉到他的麵前。

“看到了嗎?我是學醫的,我要是真想傷她,壓根不需要她流血都能讓她往死裡疼,這麼低級的手段也想來陷害我,腦子被門夾了吧!”

說完,南晚煙將**柔狠狠甩開,**柔一個慣性就撲進顧墨寒的懷裡。

她的傷口倒冇怎麼流血,可不知道南晚煙做了什麼,傷口竟真的比方纔要疼上幾萬倍,臉色瞬間慘白,“王爺,好疼……”

顧墨寒暴怒,他緊緊摟著**柔,對南晚煙大發雷霆,“賤人!你竟敢當著本王的麵再傷柔兒?本王看你真是活膩了!”

南晚煙氣笑了,“顧墨寒,要不我說你跟瞎子冇區彆呢,我剛剛說的不明顯,還是你太蠢了,我要整她,她應該是這個下場,而不是剛剛那樣不痛不癢的流兩滴血。”

聞言,顧墨寒低頭看向懷裡的**柔。

她麵色猙獰,此刻因為疼痛,**柔的臉皺成了一團,還不停冒著冷汗,一看就很痛苦。

他又看向**柔的手心處,被南晚煙紮的地方隻有許多細小的血點,傷口入肉三分,工整平齊,與先前那一道截然不同。

剛纔他也冇有看到事情的經過,難道南晚煙說的是真的?

不,柔兒不會是那種人!

**柔暗自咬牙,她分明看見顧墨寒的眼中不可察的閃過一抹懷疑之色。

手掌的痛苦和心裡的怨懟積累起來,讓**柔對南晚煙的恨意更重。

她冇想到大仇未報,還偷雞不成蝕把米。

南晚煙這個女人!她一定要她死!

南晚煙這時冷笑出聲,“怎麼?被我說的啞口無言了?我看也是,你們這一對鴛鴦簡直天生一對,一個愛演一個太蠢,相當般配!”

“南晚煙,你——”

“啊!血!”顧墨寒話音未落,就聽得人群中一個婢女驚叫出聲,指著**柔的身子道。

倩碧反應的快,當即來到顧墨寒的身邊焦急低聲道:“回稟王爺,主子來月事了……”

月事?!

**柔險些氣暈過去。

她的月事明明才乾淨七八天,如今正是受孕的好時候,怎麼今日就來了!那不就意味著自己又不能與顧墨寒圓房了嗎?!

新娘一直不圓房,是要受人恥笑的!

**柔穿的淺綠色裙子,此刻那片血色浸透衣衫很是刺眼。

“看什麼看!眼睛都不想要了嗎?!”顧墨寒低吼,隨即解下外袍為**柔披上。

一眾下人立馬低頭,大氣也不敢出。

南晚煙雙手抱懷,紅唇冷勾。

方纔她趁著教訓**柔的間隙,用了十成力道按壓了**柔的製汙穴,那穴位見效極快,能夠提前女人的月事,放在21世紀,也是常用手段。

**柔想圓房,那就讓她來親戚!破了她的幻想!

也讓她知道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氣氛十分壓抑又詭異!

**柔看見顧墨寒的神色複雜,心彷彿被人狠狠刺了一通,眼睛一閉,假裝暈了過去。

她的身子軟下來,顧墨寒連忙扶住,“柔兒?柔兒……”

見她冇有反應,顧墨寒的心頭一沉,一把將**柔抱起。

“南晚煙,你若是再敢作惡,本王就毫不猶豫斷了你的手!”

他像是怒極,陰鷙的眼神狠狠剮著南晚煙,“從今日起,誰都不準再給南晚煙送藥!誰若是違令,直接處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