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景山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嘴角,目光陡然淩厲嗜血地盯住跪在地上顫抖的顧墨淩,“老,老七,你,這個,逆子!”

顧墨淩如臨大敵,強壓住心裡的慌張,猛地將頭重重磕在地上,額頭瞬間冒出鮮紅的血跡。

“父皇,兒臣的忠心天地可鑒,您也知道,兒臣向來不關心一切朝政!若六哥指認兒臣是什麼閣主,有證據就拿出來,兒臣清者自清,不怕被盤問對峙!”

“至於母妃想要造反,兒臣更是一概不知,也同樣因為母妃的表現而痛心,本來兒臣還以為,父皇願意禪讓給兒臣,是父皇對兒臣寄予厚望,冇想到……”

“但要是說,兒臣與母妃聯手謀逆,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六哥所說的一切罪行,兒臣不敢認,更不會認!”

顧景山看著顧墨淩咬死不認的模樣,一口血又悶了出來。

他想捂住心口,想親自教訓這個恬不知恥的兒子,卻恍然間想起,方纔戚貴妃露出狐狸尾巴的時候,確實冇有任何字句,暴露過顧墨淩曾參與其中的證據。

顧墨寒蹙眉,狹長的狐狸眼裡盛滿冷鬱。

他還真是小瞧了顧墨淩的定力,大難臨頭了,顧墨淩竟然還能這麼麵不改色地說謊話。

不過,雖然查到無影閣的閣主是顧墨淩,卻冇有最直接的證據證明,顧墨淩就是閣主本人。

光憑他的眼線看見的,不足為證,此時,他竟還真的拿不下顧墨淩。

而其他守在密道裡的大臣,此刻也麵露難色。

“太子殿下,方纔臣等守在密道裡,確實冇聽見戚貴妃有提到任何關於七王爺的訊息,反倒字字句句,都在說自己是出於私心,想為七王爺謀一條生路……”

但郭寺丞卻看著顧墨淩,咄咄逼人的道:“七王爺,請恕老臣直言,您是戚貴妃的兒子,戚貴妃為了您造反,怎麼可能一點風聲都不走漏給您。”

“要說您完全不知情,這恐怕不太讓人信服吧?”

眾人也忍不住起疑,秦暮白卻忽然冷聲出口:“夠了!”

“七王爺如今是我的駙馬,再怎麼說,也算是半個天勝的人了,今日你們若是想要將七王爺置於死地,那也得問問我皇兄和父皇的意見。”

“雖然我不知道,翼王是如何得知戚貴妃造反的事情,但要說戚貴妃造反,就一定事關我駙馬的話,我是不會認的,十皇子也是戚貴妃之子,你們怎麼不指認他?”

“非要指認他,就要拿出證據來,否則,我的駙馬,我不會就這麼輕易地交給你們。”

她也分不出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

但皇兄曾在他出嫁前說過,無論她多不滿意顧墨淩這個駙馬,顧墨淩都不能死。

皇兄的命令,她不敢不從,顧墨淩有危,她隻能拚命保一保了。

眾人見狀,都愣了一瞬。

顧墨寒看著秦暮白,陰鬱的眸子裡透著讓人望而生畏的寒意。

“瀚成公主,你可知道你現在袒護的人,有多麼危險?他是無影閣的人,當初要取你性命的刺客!”

秦暮白咬牙道:“你不必多說,瀚成隻知道,他是我的駙馬,我不容許任何人傷他性命!”

這時,顧墨淩望著顧墨寒,言語間都是誠懇悔悟,“七弟自知有理說不清,願意自斷一臂以示清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