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煙,你不要為難我,她罪不至死,且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往後我不會讓她出現在你的麵前,礙你的眼……”

“夠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說那麼多冠冕堂皇的話!”南晚煙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她是要弄死**柔,但剛剛那番話隻是堵顧墨寒罷了,語氣淩厲,“顧墨寒,從今往後,我不會再信你半個字,你要有膽強留我下來,那就試試,看看我們之間會不會魚死網破!”

顧墨寒漆黑的眸底黑雲驟集,顯然是在壓著情緒。

她的態度明確,無論如何都要走,那他也隻能——不擇手段了。

南晚煙卻冇管他,狠狠的甩開他的手,轉身要走,可她昏迷一天一夜滴水未進,身體狀態本就不好,現在被顧墨寒氣得更是眼冒金星,小腹處也墜脹的疼,險些暈倒。

顧墨寒的神色猛地一變,二話不說摟住她不堪一握的腰身,將她抱了起來。

“頭暈了?你纔剛甦醒,還到處亂跑,身體自然受不了。”

“你,放開我……”南晚煙強忍著身體一陣陣的眩暈感,伸手抵著顧墨寒結實的胸膛,一下又一下捶在他肩膀上,“彆,碰我!”

這段時間她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現在更是暈眩不已,餓得發慌,肚子也疼,渾身不舒服。

顧墨寒垂眸看了一眼掙紮的南晚煙,壓根冇理會她微弱的反抗,直接將她抱進屋裡,看到留守在屋裡的湘蓮,隻淡淡地吩咐道,“去備早膳。”

“是。”湘蓮看到顧墨寒抱著南晚煙,顯得很詫異。

但她明顯能感覺到,南晚煙現在的心情很不好,臉色也不大好,趕忙退下備膳了。

顧墨寒將南晚煙抱上軟塌,剛放穩,南晚煙就猛地推開了他,從他的懷裡脫身,像是避如蛇蠍。

男人的臉色一白,薄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卻冇有再逼近南晚煙,而是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她身體不舒服,昏迷了這麼久,他不該刺激她。

南晚煙不舒服,緩了一會纔好一點,她瞪向坐在身側的顧墨寒,卻終究冇有力氣跟他鬥了。

很快,便有一群婢女端著早膳進屋了。

婢女們把早膳放好後,感受到屋子裡氣氛冷凝,也都識趣地退了下去。

顧墨寒端起南晚煙麵前的粥碗,舀了一勺放在唇邊輕輕吹涼,然後遞到南晚菸嘴邊。

“你的手使不上勁,我餵你。”

南晚煙剛要說話,可聞見肉味,胃裡突然好似有驚濤翻湧,頓時,她忍不住地捂住嘴,當著顧墨寒的麵乾嘔起來。

“晚煙,怎麼了?”顧墨寒心驚,立馬放下了手裡的勺子,起身輕拍著南晚煙的後背,眸子裡滿是擔憂緊張。

乾嘔的症狀持續不停,南晚煙都吐得有些脫力了,扶著桌麵大口喘著粗氣,額頭上冷汗涔涔。

顧墨寒的瞳眸重重的眯起來,俊臉上神色凝重,“你……”

他還從未見過她這麼虛弱的模樣,乾嘔不止,莫不是生病了?

可探了探她的額頭,溫度也正常,既不是生病,那莫非……是有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