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聽完,心裡瞬間安定不少。

她知道莫允明是在讓她不用擔心。

有了這樣的強心劑,她緊蹙的眉頭也漸漸鬆了,臉上的笑意越發柔和,“嗯,我知道了,舅舅你……”

她還想跟莫允明再說些什麼,驀然,一雙冷白好看的手從側麵摟住她的腰身,將她強行拖進懷裡。

南晚煙心驚一刹,轉頭就撞進顧墨寒那雙噙火的眸子裡。

“你乾什麼,我跟舅舅還有話要說呢。”

顧墨寒被南晚煙和莫允明忽視的徹徹底底,心中翻滾的醋意再也壓抑不住,悉數爆發,化作對南晚煙的占有和**。

他本來就對莫允明有敵意,他們見麵後,更是談笑生風溫馨和諧,叫他如何忍耐。

顧墨寒冷著一張臉對莫允明道,“舅舅若是冇事就先回殿吧,朕會讓人給你安排住處。”

“三天後,就是朕和晚煙的冊封大典,到時候舅舅再來同晚煙敘舊也不遲。”

他的逐客令已經很明顯了,南晚煙猛地蹙眉,漂亮的眼中有著不滿和怒氣,“我和舅舅纔剛見麵,你就趕他走,什麼意思?”

顧墨寒望著南晚煙,將她摟的更緊了些,薄唇翕動,“你需要休息。”

“再說,朕覺得你和舅舅見麵的時間也夠了,以後大家在宮裡,想見麵的時候多得是,不在這一時,聽我的話,嗯?”

說著,他故意湊近南晚煙的耳畔,冷邃的鳳眸卻如刀般,鎖定在莫允明的身上。

莫允明看著顧墨寒對南晚煙這番曖昧的舉動,藏在袖子裡的拳頭使勁一握。

眼底,一抹狠色閃過。

顧墨寒說的冠冕堂皇,但腦子裡恐怕在想要怎麼將他趕走吧?

說什麼以後見麵的機會多得是,除了今日和三日後的冊封大典外,顧墨寒以後恐怕再也不會讓他跟晚晚單獨接觸了。

以前就覺得顧墨寒佔有慾強,現在更是強烈。

莫允明麵不改色地看著顧墨寒,忽然勾唇,奚落了一句。

“皇上,這麼著急趕走我,不讓我跟晚晚說話,您在怕什麼?”

“皇上身為一國之主,連這樣的自信都冇有,會叫人貽笑大方。”

莫允明的話,毫不留情地揭開了顧墨寒心裡的顧慮。

顧墨寒修長的手指下意識攥緊了,他確實怕,怕南晚煙逃走,更害怕自己一旦稍有懈怠,就會永遠失去南晚煙和兩個小丫頭。

對於南晚煙,他自始至終都冇有自信,他患得患失,可莫允明不過一個外人罷了,有什麼資格對他指手畫腳,奚落嘲諷?!

顧墨寒望向莫允明,如墨般深邃的眼眸森冷異常。

“朕看舅舅是糊塗了,竟然不知所謂起來了,今日看在皇後的麵上,饒你一次,下不為例。”

說著,他的語氣更加冷冽,“來人,送國舅!”

話音一落,幾個侍衛直接走進大殿,將莫允明帶走了。

莫允明幾乎冇有反抗的能力,直接被拖走了。

“舅舅!”南晚煙見狀,瞳孔驟縮,她狠狠地甩開顧墨寒的手,站起身來直接一掌扇在顧墨寒的臉上。

“顧墨寒你這是做什麼!那是我舅舅,不是一個犯人!他的腿還冇有完全複原,你至於這麼對待一個病患嗎?!”

剛纔那根本不是“送客”,而是將莫允明像罪人一樣粗魯的拖拽出去了。

那是為了救她,而廢掉雙腿十年的舅舅啊,她怎麼可能任由顧墨寒欺辱他!

臉頰火辣辣的,顧墨寒清冷的鳳眸半眯,“朕知道他是你舅舅,所以朕冇有親自趕他走。”

況且,他也夠寬宏大量了,莫允明敢嘲諷新帝,死一百次都不夠看。

可南晚煙卻選擇性忽視,隻看到他欺負莫允明,隻願意為莫允明出頭。

他凝視著她,心頭的戾氣,怒意妒意全都在翻滾,最後又深壓下來。

“晚煙,我早就說過了,我不喜歡見你對彆的男人好,更不喜歡你對彆的男人笑得那麼溫柔,你露出那樣的神情,會讓我心裡很難受。”

“你有病吧?那是我舅舅,是我的親人!”

對親人難道還不能笑嗎?!

南晚煙咬唇,死死地盯著顧墨寒,看著他沉黑的眸,冷冽的眼神,一點不覺得有錯,她覺得他或許真有病。

她的眼裡閃過一絲慌張和煩躁,“我不想再看到你,滾!”

顧墨寒冇有離開,雙眼反而變得更加嗜血殘暴,壓抑不住的衝動就要破繭而出。

“不管你怎麼罵我,討厭我,我都不會放手的。”

“事到如今,我已經冇有什麼好剋製隱忍的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

“莫允明對你有恩,我不會對他出手,但他喜歡你,我絕不準他留在你身邊,等大典結束,我就會立即將他送出宮。”

南晚煙陡然間氣得不行了,“顧墨寒你簡直太過分唔唔……”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整個人就被他往下扯,坐在他的腿上。

緊接著,她纖細的後頸就被他掌控住了,唇也猛地被他欺壓住,瘋狂的掠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最新章節,新婚夜醫妃帶著兩萌寶炸了王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