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雲河道:“下次,下次我肯定不給三姐丟人!”

“還敢有下次?”薑雲姝要踢他,沈雲河躲了下,欠欠的道:“三姐這兩年脾氣收斂了不少,否則賀夫人今日少不了要挨幾巴掌。”

“那賀家公子混賬歸混賬,你就不能先忍著,回頭蒙了麻袋打他一頓?竟還當街與人打架,你倒是比我還厲害。”

“換作三姐,三姐忍得了?”

薑雲姝被噎了一下,卻是不得不承認,若那賀家公子當著她的麵對姨母大放厥詞……她打不死他!

回了沈家,薑雲姝跟沈雲河怕挨說,很有默契的鑽回了屋,隻有衛鈺去沈氏那跪著請罪。

沈氏已經聽說了外頭髮生的事情。

“說說,你錯在何處?”

“兒子不該衝動,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兒子該尋其他時機動手,不該授人以柄。”

“起吧。你護著為母,母親高興還來不及,怎會罰你?今日的事情算是個教訓,若不是你表姐厲害些,那賀六夫人還不知會往你們頭上扣多大的帽子。”

“兒子謹記母親教誨,再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好了,去換身衣裳梳洗梳洗。”

——————

賀家公子其實冇什麼大礙,隻是受了些皮肉傷,賀六夫人趕到的時候他還活蹦亂跳,是受了賀六夫人的指使才倒在地上裝暈的。

賀六夫人咽不下被薑雲姝當街欺負的這口惡氣,去尋賀老爺做主,反而被打了一巴掌!

“婦人之見!沈家是你能訛的?還不趕緊去登門賠罪!”

沈氏自然冇見人,門房笑道:“賀六夫人請回吧,我家主子說了,此事不過是小孩子們瞎胡鬨罷了,不值當您親自來走一遭。”

禮自然也冇收,賀六夫人吃了閉門羹,訕訕離開。

薑雲姝聽說了這事,隻淡淡嗯了一聲。

除卻賀家公子侮辱沈氏叫她動了氣,她是真冇把這事放在心上。

反正從前她和景昭跟人家打架,大傢夥嫌丟人,從來不回家告狀,偶爾遇見個哭著找大人做主的,她們一準不跟對方再玩了。

此時天色微深。

子苓蒐羅了些簡單好繡的花樣來:“姑娘瞧瞧這些怎麼樣?既是裡衣,花樣簡單些是最好的。”

薑雲姝不樂意的翻看著,小聲嘟囔:“一個大男人,裡衣還繡什麼花。”

“什麼都不繡未免太素了些,你看看這個樣子,簡單素雅,蕭大人應該會喜歡。”

薑雲姝點頭同意,才描好花樣子就打了哈欠。

子苓笑道:“姑娘打小就這樣,隻要看書或是繡花,一準犯困…都這個時辰了,姑娘要不便洗漱安歇吧?”

“我再等等,他說了今日宴席散了會來的。”

“那婢子給您和蕭大人準備些茶點去。”

天冬怕她壞了眼睛,又添了幾盞燈,薑雲姝穿針引線,繼續埋頭跟裡衣做鬥爭。

直到月上枝頭,她的房門才被叩響。

彼時薑雲姝正忙著給繡線收尾,冇去迎他,隻聽著腳步聲漸近,緊接著便陷入了他的懷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琇瑩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